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望宝川:栗树花,大狗,碎石沟,选票……  

2007-06-25 10:10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这次出去走,是“计划”之外的,起因是一个朋友再三提醒我,多注意锻炼身体。而我之前去徒步,总是选择在长假里,但这样的活动几乎起不到锻炼身体的作用。思量再三,觉得还是应该找个主题,有目的的去走,而不是纯粹为了徒步,那样平时也才可能去坚持。这么想了,加上我近期的兴趣,便选择了“长寿村”这个概念。

“望宝川”这个名字的来由,估计连现在的村民都说不上来了,但他们显然很宝贝“长寿村”这个品牌。在村口树的那个牌楼上,写着六个大字——“长寿村望宝川”。尽管从有些锈迹斑斑的牌楼上,已经感觉出这个品牌的历史感来,但从村民关师傅的口里,还是知道了关于“长寿村”的一些事实:“早些年,我们村是有活了百来岁的老人,现在没了。不过,像我妈,快90了,除了耳朵不太好,其他还都行,这样的老人不少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边哪个村子不出个八十九十的老人呢,这边喝的水,吃的东西,没有一丝污染,人能不长寿么?”

在我看到“长寿村”这三字之前,费了我不少的汗水。天热,加上从昌平区长陵镇往里走,一直在往上走,后一步高过前一步,汗水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。好在,路两旁的杏树,以及不远处夹道相对持的翠绿山冈,心情比较愉快。以至于在一处拐角处,忍不住买了一快钱刚摘的杏来吃,真甜,又便宜。之前的几次徒步,从来没在路上买过水果吃,怕闹肚子。在拐过一个岗子后,忽然看到山谷间有个村子,几户人家,其中一户,就在对面半山上,像是镶嵌在那山腰上。以为到了,结果看路牌,才知道是个叫沙岭的小村子,那个村总共也就不到十户人家的样子,房子不是在山腰上,便是在极其狭窄的谷底里,从这面半山腰的公路上,必须探身向下才能看到。

我想,过了这个山谷中的村子——沙岭后,总该是我要去的目的地了吧。确实没有猜错,在又转过一个山腰之后,忽然右手出现一片凹下去的开阔地,下面种的满是一种带小白花的树。当我第一眼看到这种树的时候,描述不出对它的感觉,直到走过村口的那个牌楼之后,才看清那树的形象,以及它所开的那种长条状花杆,上面满是白色小碎绒花。意外的是(至少对我而言是如此,因为我是个生长在南方的人),这种花杆散发出我不曾闻过的花香,像木屑和绿草混合的味道,那么浓,想回避都不可以。

后来,好心的村民关师傅跟我解释道,这种板栗树,是全村几乎唯一的收入来源。跟进山之前的村子一样,尽管望宝川也种杏树,但都不买,关师傅的解释是,杏的品种不太好,长的小,卖不出价钱。我想,还有一个问题是,整个村子跟公路还是有点远,有三四百米的样子,最近的村民的宅子,也有两百米开外了。不像山下的村子,公路都是穿村而过,村民在家门口就可以摆摊卖杏。

全村没多少人家,那条穿村而过的路,像一条龙,村民的宅子,便成了龙的无数条腿。而“龙首”,也是村里的唯一一个旅游景点——玉泉山庄。现在,那个地方已经完全冷落了,里面静悄悄的,没有声息。在去玉泉山庄的路上,看到了一个吉普车,似乎跟这个村子很不协调。

当我从玉泉山庄退回来的时候,已经正午时分了。我便找了个村民,问可有小饭馆,得知没有,便只能去一个小卖部,买了三烧饼和两西红柿(全当是农家饭了,如果原料都产自当地,那绝对算绿色食品),在小卖部后院一张显得有些脏兮兮的沙发里,大嚼起来,第一个烧饼刚嚼到一半,才发现右手边躺着一只巨大的棕黑色大狗,吓我一激灵,只是看到这个体态庞大的大狗好象很安详,在吐舌头散热,才敢继续坐在那里嚼烧饼。两个烧饼快下肚时,那只大狗忽然站了一起看着我,这回真有点紧张了。刚好小卖部老板娘在旁,我问是不是需要给位狗兄弟喂点吃的,免得我吃着它看着,让我觉得很不安全。老板娘说不用,并斥责了大狗。那只大狗又乖乖的卧着去了,不过离我坐的地方近了很多,它要突然行动,我肯定无法逃脱。好在我跟它似乎都没有恶意,我的三个烧饼和两个西红柿总算安稳的下了肚。

下午的行程比上午宽松多了,沿另一条路往山上走,去看所谓的“冰湖石林”。据村民关师傅后来说,专家说那是假的。但在我确认“冰湖石林”有假之前,想先去看看那些曾经被无限关注的山头。结果,看到的,却是采石场,更确切说是采石谷。

从一条被称作“望宝川路”的小水泥路上去,有个分岔,左手上去走不多远,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山谷,两边很明显的,已经被采石采了无数去,谷里已经形成了碎石路。显然,采石已经停止了,整个采石谷,除了虫鸣,什么也听不到。一片寂静,加上“长寿村”盛产麦饭石的说法,刺激了我的“探险”欲望,于是一直往上走,走到采石的最高处。但,除捡到一块带黑斑点的石头外,于我而言什么也没采到。

下了采石谷,原来打算,就准备回城了。来之前准备了一枚福娃胸章,我原本想法是,跟某个村民唠嗑,作为回报,我把我在活动上得来的福娃胸章送给人家。但从正午前进村,到中午在小卖部跟老板娘的简单沟通,都让我觉得,可能性不大,村民好象不太愿意主动跟陌生人说话。但事实上,后来这个情况发生了变化。

当我又买了一瓶水,准备跟店主聊天,结果人家不代理我后,我就正的上了回城的路。到村口时,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村口宣传路牌上的全村规划。就这一简单停留,让我认识了热心的村民关师傅。他很瘦削,跟我打招呼时,手挽着的笸箩里装满了大小不一的杏,很明显是刚去采摘回来。见我,非要让我尝尝,都推辞不行。他说,我进村时,就看到我了。看我想聊,就把我叫到他家去了。路上,关师傅看见一个村民,就招呼人家吃他刚摘的杏。

他有两个平房院子,他带我去了他的后院的家,他的快90的母亲住在那里。房子是典型的北京农村的样子,门帘,土灶,土炕……

我终于把我早就准备的福娃胸章送给了这位热心的村民,尽管他可能更希望听到我多说些,带城里朋友去他的村子玩,去他家住夜(据他说他好象是村里唯一有旅馆经营权的农户),吃他媳妇做的农家菜,之类的。

在他亲自从院子里的黄瓜棚里摘下一个黄瓜放进装满了杏的口袋后,又送我来到门口,等待回城的中巴车。这时,那辆上午看到的吉普车,又呼啸而过。我问关师傅,这是来村里玩的么,他说,那是村委选举中的一派,拆房派,主张拆了村民的房子,盖连排小别墅,他们经常在村里窜。关师傅说,现在,他们在村里开价,一个选民证,一百元多点收。关师傅不愿意卖,因为他不支持拆房派。

跟关师傅挥手告别后,我还在回味他那些非常实在的话:望宝川的水太好了,他家里的水壶,烧了很久的水,没一点水碱;望宝川的水,来自村子前那个山的山脚,早些年,村里人根本喝不完,现在,尽管只能两天喝一次,但他还是不愿意喝别的水;望宝川没有正式的旅游景点,但望宝川的农家菜很有味道啊,他媳妇做的菜就很有味道;他爬过村前的山到银山塔林那边,只要一小时,很多在他家住过的城里朋友,过去也就是2小时的样子,那里风景很不错啊;城里的朋友,可以来望宝川住上一两晚,山上的空气真的太好了,他舍不得离开,自从他从区里粮食局的岗位上退下来后,再也不想出去做什么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