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大羊坊沟支流的两大特征和五个“最”  

2008-01-27 12:43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来源:沃华传媒网

之前走过的那些河流,都没有昨天走过的大羊坊沟支流的景象奇特。归结起来,有两个显著的特点——可以随意废弃也可以随意占有,还有就是太多的“最”,值得跟大家分享。

先说说可以随意废弃。从冒险闯入京津唐高速路,到寻到徒步的真正起点——大羊坊沟支流的明沟,大家的心里状态还是挺轻松的,呼啸而过的汽车一般来说不会对我们造成危险。可看到像癞蛤蟆皮一样的河面时(里面都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)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也许是看多了麻木了,但还是有些触目惊心。不远处,能看到只剩两条腿的残废模特儿衣架,横倒在河边,这样的情况在昨天的行程中,还不止一次;某处河流中,不知道是猫还是狗的尸体,漂浮着;塑料袋在河里是最常见的了,但粪稀还不多见,但在后一段大羊坊沟支流里,却看到了……你所能想到的生活里或生意里的废弃物,都能在这断断续续的,前后两条支流加起来也不足七八公里的河面上,见到。

再说说可以随意占有。在我们走出不足3里地时,就遇到了一个将开发的工地,周边是垃圾成堆的平房区,被铁丝网和围墙圈起来的工地,除在河边有几幢工棚外,其他一无所有。几百米长的河面,被这个工地一圈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这是前一段支流上的情况,在后一段支流上,逆流而上,到镇海公园时,便给公园圈了进去,那公园也尚未建成,河流给它截去2里地长。在镇海公园上游,是一个开发工地,那工地干脆就把地下河流给掩埋了,等我们绕到后身,发现河流已经被重新开始了,因为在那里能看出,已经不是明沟变盖板河的情况了,而是彻底阻断了。真的惊讶于,城市人对河流的无所谓来。

说到“最”,“最”想先说说的,是路途的艰难。昨天的探路,让我们一行几人有了探险的感觉。走头一段路程时,就遇到了无路可走的情况,绕回去已不可能,只好从那个沿河的篱笆墙下帖着河水攀缘过去,好在脚下的藤蔓没有折断,大家都安然过去了,要不然就会掉河流了。而那里的河水,就跟刚才在“随意废弃”里说到的一样,估计回家洗三回澡都洗不掉那个味。而翻越过篱笆墙后,是一个出租房,里面一堆大黑塑料袋,里面好像装了好多类似垃圾样的东西,等领队张俊峰搬开大黑塑料袋整理出一条路来后,发现那边的门还锁着,好在出租房的主人这时听到声音来开门,我们才顺利出去,可出门后再一瞧,一侧栓着条面相不善的大狗,冷冷的瞅着我们,大家真的都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声,阿弥陀佛,要不是出租房的主人在,我们怕是真有麻烦了。

第二个“最”,是走了好多次的冤枉路。上面那个“最艰难”,其实就是因为没选对路,才出那种“危险”的。其实,从集合点到找到大羊坊沟支流的明沟,也走错了一小段路。后来,到后一段支流的时候,我们想当然的走了顺支流方向的那一边,结果又错了。再后来,碰到一条小木板桥,我们走的那边有水泥路,结果我们又判断错了,最终还是绕回小桥去对岸走的。

第三个“最”,是河水的情形,比历次要更有“风景”。除了“癞蛤蟆皮”一样的河面在之前很少见之外,还有就是,后一段支流起点不远处,是一个京津唐高速路下的一个涵洞,涵洞往下流的地方是一个缓坡,水面上厚厚的冰面覆盖着,没想到的是,河水却在下面潺潺地、清晰可见的流着,如果忘掉那近在咫尺的高速公路,忘掉对岸的铁丝网和黑乎乎的涵洞,你甚至会以为这是在川藏高原的一个峡谷里,雪白的冰盖和潺潺的溪水。但在冰盖消融的地方,裸露的流水表面,却没有想像中高原峡谷中的溪水那样,有水雾升起。而这景象,却是在京津唐高速路上一个涵洞下的风景。

第四个“最”,是我们穿过了一些不太容易想到的地方——公墓。我最早到那里,心里很迟疑,是否应该穿越。我知道,尽管我们做了很多“危险”的事情,比如穿越护栏,穿越工地,都没有迟疑,但穿越公墓,是最让我迟疑的。因为,我们从心里不希望打扰先人们,即使我们是怀着某种善良的愿望。而河的对岸,三四条狗(第五个“最”里会提到)似乎也在保卫着它们难得的冬日午后的安宁,对着我们狂吠。河流在那块福地后面拐了个90度的弯,往西去了,公墓外面,河的沿岸,还散落着一些墓。我在心里默许,希望没有打扰着先人们。

第五个“最”,是遇见了太多的狗。从大羊坊沟支流的起点开始,到最后收脚,无数条,各式各样的狗,京巴,黄狗,黑皮,甚至藏獒,都曾遇见。好在,那只棕黄的藏獒,由它主人牵着,两个小藏獒好像还没什么攻击性,但我还是胆怯地绕着它们走过去。在河边的好多狗,不是栓着,就是在对岸(公墓那边的几只),都还算安全。只是叫得让人心烦,或许他们也有点闷得慌,因为它们呆的地方,实在是不大会有人走过的地方。突然见个生人,也是一种激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