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亮马河,一条善变脸的河流  

2008-03-16 00:25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来源:沃华传媒网

这是北京市区里一条水质变化最大的河,因为它的首尾和中断,水质差异非常大;这是北京市区里一条最具外交意义的河流,因为著名的使馆区就在它的边上。

去年的3月17日,自然大学“城市乐水行”第一次出发,就选择了这条河流,那次,我还没有参与这个活动。而我对这条河的印象,始终是,在三环主路的汽车里,看到的那种感觉——河面上暗暗的,不知是绿还是黑,好像始终结着冰,也许是因为始终对它保持着一定距离的缘故。

今天,当我零距离接触亮马河时,忽然有一种感慨,在这个城市里,要想保有一方净水,有多难。

从东直门北小街桥穿桥而过往东,似乎是按原来的亮马河起点,在开挖河道,新的河道先顺着高架桥走了一段,大概到北京自来水博物馆正北方向时,便折向南行。当我们来到北京自来水博物馆南面的香河园路边时,才发现,正如领队张俊峰所解释的,原来从来没发现的河道,突然呈现在眼前。原来那里有一睹墙,把把闻着刺鼻的河水,挡在了视野之外。

就跟之前无数次遇到的情况一样,我们无法回避污染的问题,这是事实,绿家园的王小娜说,“这水太难闻了”,我说,“这对探路组的同志来说已经不算啥了”。也许是因为天气已近阳春三月,冒出的味道有点明显。不过在这条河里,看到了一种在之前走过的河里所没有的东西。据领队张俊峰描述,是一种似乎是半海绵的带子串,上面栓些轻的东西,等水涨上来时,固定在河底里的带子串上端会自然的浮起来,这样可以吸附水里的一些杂质和脏东西。但看了河水的情况,似乎效果并不明显。

走过第一段不到300米的难闻河道后,第二段水质就要好些了,但肉眼看去,水还是很浅。走出约莫500米,过了一座桥后,水突然一下就深了。水质的变化,只要看一下河两岸的人群就知道了。第一段的河两岸,只有正在植树的工人;第二段开始时,只有一个银发老人,放了个躺椅在岸边,他似乎也不很在意河水跟他有什么关系;到水开始深的地方时,两岸就有不少打太极拳的人了。在水深开始处再走出不到500米,有座桥,穿桥而过的河流就开始分叉了,一路径直往南去了,另一路就一拐往东,到达了水质最好的使馆区了,这里,两岸散落着不少的垂钓者。可以想见,这时大家的心情,跟那些垂钓者一样轻松惬意起来。

当出三环的亮马桥时,已经被眼前的所见改造过了的头脑,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在三环主路的汽车里看这个河流的感觉——浓浓的颜色,显然已经跟清澈很远了。当从亮马桥往东再走出500米,遇见了一家命为“铂宫”的饭店。大家很难想像到,在这个饭店底下穿过去后的河流会是个什么样子。尽管没有第一段那么熏鼻,但颜色,又回复到了之前常见的奶白色,而且水少的可怜。

事实上,过了铂宫饭店,就是一个工地,保安好不容易给我们放行。我们这一行队伍里的“老人”(老队员),其实对水的感觉都快麻木了,因为除了脏还是脏,只是颜色各异罢了。为什么会这样?很显然,亮马河跟市区里其他被污染的河流一样,成了城市污水的汇聚地,那么它就不可能像使馆区那段那样,看上去那么精彩。那种精彩,如果你也跟我们走完今天的这一路,你也许会觉得有点突兀。

这就是一个现实的难题,我们究竟该怎样保护,我们身边的河流呢?我们不应该仅仅停留在为了有亲戚来串门只打扫一下庭院,而不把屋里的所有垃圾清扫掉。尽管这么做也许会很麻烦,但终究是要做这个工作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