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迂回东直门外亮马河灌渠  

2008-04-20 19:51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不熟悉亮马河灌渠,就像我不熟悉那座郡王府。朝阳公园正门(南门)往东百米许,有个牌楼,上刻书法大家启功书“郡王府”三字。我想探究哪个郡王是谁,同行的队友们,给了我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,“清朝入关八大郡王之一”吧,“大概是个副部级干部”吧,哈哈,我就权当他是位大人物吧。

昨天,领队张俊峰老师的开场白,说的可没我这么轻松。由于“乐水行”来了三位老外,张老师在出发就给大家打预防针,说亮马河灌渠的水情,跟大家想象的差很多。不知那三个老外是否理解了张老师的苦心,反正出发后,从大家五步一停,十步一拍(摄)的效果里,已经感觉出了张老师开场白的分量。

郡王府(等走水完毕回到门口时才看清楚,其实里面应该是个馆子)门前有条新开的河,从桥上往下看,离桥10米多浅浅的水面下,还能见着小鱼儿,水有点青绿,还有点浊。

从郡王府沿亮马河灌渠故道出四环前,就已经没有水了。过了四环,遇上一个50多米长的停车场,唯一还能感觉出脚下曾经是河道的,是两旁比那幢新楼年纪要大得多的两行老杨树。那两行老杨树,到东面的小区时,就给“吃掉”了,过了那个小区,高大的老杨树,和它们随时呵护的灌渠,又出现了,只是,已经被即将开工的工地围墙所包围了。

由工地围墙再往东两百米许,渠两边的杨树一下密起来,也似乎挺拔多了,高近二十米,密密的叶子绿的诱人,队员们纷纷在树下留影。这时,渠里似乎有了些许的水,偶遇的社区老大妈给我们解了惑,“这还不是从(东风)乡政府里出来的水”。那水,跟昨天的全程来比较,还算好的,至少能看下去。

乡政府往东,河上打起了一道围墙,中间凿掉一些砖块,形成个门,刚好容一人过。进了那门,跨过一米宽不到、就贴在水面上的小木板桥,北岸是一片红砖盖的村居。领队在那里收集了第一瓶水样,一开始,他没戴塑料薄膜手套,怎么也不敢深入淡墨色的水里去,只浅浅的取点水,河面上,漂浮着一些细细小小的绿浮萍。

我们路过时,北岸的村民,或铲河堤上的土,或铲河堤斜坡上的土,或从河里捞上来污泥,还有将弃土装上卡车的,没见往河里倒土的现象。但河水的颜色,始终是那种淡墨水样。

等我们三个“急先锋”莽撞地穿越红砖村东面的京包铁路后,领队张俊峰老师又把我们给叫了回去,说不往外走了,要迂回去观察亮马河灌渠。于是,在火车呼啸而过后,我们又回到了这个名为“北豆各庄”的村子。村子北面那条马路中段,延伸出一条细细的、南北向的灌渠,那水的颜色和味道,就比这个村子南面的要浓烈的多了,往北走了约200米许,一个90度拐弯,渠又往西去了。走没多远,水上的漂浮物越来越难看,味道也越来越重。此时,领队再一次采水样,大家则驻足拍照。

过了一个涵洞,河是宽阔了,也有了很好的堤岸,但水情却愈加坏了,里面,说不清楚有些什么杂质,味道,始终恶心。唯一的一点变化是,河上面出现了一些人工架设的石板桥,河宽也就是一米许,那照片如果不仔细辨认,有人或许会以为,那里是江南的。

到这一段时,两个老外就没跟上来了,许是拍摄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去了。剩下一位中年女性,始终面含微笑。尽管她会说汉语,尽管她也跟着拍摄,但跟大家交流的不多,只是微笑着,来回应我们这些队员关切的目光。

沿着一条新开的路,往北走了约里许,又出现一条东西向的灌渠,领队再一次取水样。渠北有两个龟趺,用铁丝网围着。进去一看,碑上还刻着蒙汉两种文字,阅过汉字铭文,似乎是给某位功臣立的功德碑。这是昨天走水,第二个让我找不到题解的古迹。

从两个龟趺往北,又一里地的样子,再次出现一条灌渠东西向的灌渠,水情还是那样的糟糕,味道倒是减了不少。我们一行人在那里合了影,有几位就从那里坐车走了。剩下近十个人,折向西一里地再左转向南,便又有一条南北向的灌渠出现。这里的水,没什么味道了,也没像前面那样是墨色的,而是绿色的,但绿得有点渗人。渠两边,砌着整齐的围墙,路东的围墙里面,有一片密密的树林,树龄似乎不长,但感觉已许久无人居住,有些野趣了。

在这个夹道中往南走出一里多地,右手出现一大片空地,除了些茅草,和几只喜鹊,空无一物。领队张俊峰指着空地南边一排房子说,那里是个垃圾处理场,在这片空地旁曾见养过羊的,可惜昨天不曾亲见。

灌渠在空地前一转,往西南方向去了,河水一下又像前一段那样,成了淡墨色。我们走过一处桥上,遇一老者,主动跟我们唠嗑,说这渠建成没多少时间,他在这里已经住了十几年了,在他记忆里,水好像一直这样,不是为了灌溉的,是排污用的。

我没有在意领队跟那位老者在说些什么,习惯性地顾自往前走。在这条离村居很近的渠边,除了那老者,似乎没有人关心这条渠的过去和将来了,包括那些孩子们,他们会玩玻璃球,但都不玩水了。也许是他们厌倦了,那灰白色的天空下,这淡墨色的水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