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清明节,那峪里有条河  

2008-04-04 23:07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是个不怎么看电视的人,只是偶尔瞟一眼。就这么一眼,总算还是知道了,CCTV1正在热播一部电视剧,叫《清凌凌的水 蓝莹莹的天》。跟电视剧的名字一样的,北京的水,北京的天,在城里人的脑海里,似乎是没有这样的记忆的,有的,也只是金秋的西山,金黄,赤红。

今天,2008年4月4日,据说是1897年来,最早一次过清明,也是国家第一次把它变成国假。今天,我去了一个地方,在那里真见到了,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,那里,就在怀柔北部神堂峪到雁栖湖的路上。

在去往神堂峪——这个包容了我追寻已久的另一个北京长寿村(去年去了昌平的长寿村望宝川),石片村——的路上,准确地来说,是在京承高速上,片片树林,郁郁葱葱。特别是那一种说不上名(原谅我对植物的无知)树,高挑的树干上长满小枝丫,小枝丫上抽出了短短的芽叶,在上午明丽的阳光下,雏鸭黄一般,一簇一簇的,嫩的能掐出水来。一片连着一片的树林,稀疏有致。间或,在田畴间一片连一片的翠绿,像草地,我想这草地,兴许是农庄里的麦地也未为可知。

当我们来到神堂峪道(地图上是这么说的,实际上已经被命名成了“不夜谷”)最深处——那个地方已经变成了“快乐山谷度假村”,已经过了正午时分,我们没有停歇,便开始步行。就在“快乐山谷度假村”那里,再往里,似乎已无路可走。两面夹持的山坡,颇陡峭,不似进山那般模样,山石也给水磨平了似的,可那里现在除了浅浅的,池塘一样的雁栖河外,很难看到别的可以侵蚀那山石的力量。

除了有时水面上会漂浮一些杂草灰尘外,水确实是清凌凌的,从神堂峪道的最深处,一直到雁栖湖,都是清澈的。但这条河里的水,却被世世代代生活在这条河上的人家,切成了无数段。而在那切段的地方,便会形成池塘,几乎每个池塘边,便是一处度假村。那些密密麻麻的游人,几乎清一色是冲着养在这水里,其实也许根本不是生长在这里的虹鳟鱼来的。后来,我趁休憩时还跟当地的老农聊天,直言这条发财河,也许某一天没水了,现在的所有繁荣都可能消失。

神堂峪的春天,似乎并不比城里早,除了谷地两旁的山上,有些白色(据说那是杏花)之外,满坡还都是灰灰的颜色,河谷里的杨树,也没有抽出嫩芽。但那两只叫不上名字的鸟儿,却不管这清凌凌的河水的寒冷,也不顾路上行人的瞩目,尽顾在河水里沐起清浴来。

来到一个叫官地的村子,我忙上前问站在坡上的老大妈,地名的来源,她面有愧色的说不知。等走到村口,从指示牌上才了解到,其实这里在明代原是一个隘口,因有明朝在此屯兵,故得“官地”名。有屯兵,则是因为这里,有神堂峪景区里的旧长城关口。东面的坡上,残长城已经没入泥里,而路西却拔地而起一个烽火台,只是岁月销蚀,但从四面残存的石墙上,还能隐约看出当年的雄伟来。现在,这里也仅仅是个纪念了。登上这残存的烽火台,向当年的关外一望,眼前便是官地村的全貌,它正好在一个平地上,如果当年也是这样,那么在烽火台上的明朝将士,便可一目了然敌人的动向。想来昔日明朝的将士,在这里守着,惶恐终日,那可能有今日游人的闲散。雁栖河在关内遇上山的一个触角,拐了个大弯,奔南去了。

神堂峪道的进口处不远,就是神堂峪村,那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地方,跟神堂峪道深处的村子没什么两样,甚至还要平常一些。倒是村子西面的山坡,层峦叠嶂,午后阳光熏蒸着,恍似着薄沙的神女,置身动画里的仙境。走处村口时,看到了难得一见的蜂箱,蜜蜂不多,也许是这山里,还没有足够的花好采。

开进神堂峪道最深处似乎花了不少时间,可走下来,只花了一小时多点。走到去往雁栖湖的大路上时,太阳便有些老辣了。两边的风景,因为越来越多的汽车,也变得黯然了。走不远,雁栖湖呈现在眼前。看到像小鱼一样密密麻麻的游人,我便不像下去了,接着往前赶。翻过一个缓坡,再下坡时,左前方突然出现一处杏树林,开满粉白花朵的杏树,好几百棵吧。我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,从兜里掏出手机,拍了下来。其实,前面那段,也有很多值得留影的,但却没有像这一片杏树林那样,引起我的冲动,尽管这片杏树林,也谈不上壮观。

又过不多远,雁栖湖的后湖(我给它这么命名的,因为它比前湖要小的多)出现了,这里的游人,也稀少了。看时间还充裕,我决定要去亲近它。

当来到它的眼前时,我才真的想起了,“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”这个电视剧的名字。我已经好久没有同时这么亲近,水和蓝天了。离开水乡已久的我,甚至连蓝天,都不曾好好的欣赏了。在裸露的浅滩上,我在离水面不到两米的地方,找了块小石头做凳子,坐了下来。鱼儿不断地从清凌凌的湖水里欢蹦出来,打着噼噼啪啪的水声,近处,远处,此起彼伏。两只小的不能再小的鸟儿,在水边踱步,忽地,似受了惊,尖鸣着,掠水而去了。身后不远处,一匹棕色的马,栓在岸边,浅滩上并没有可吃的草,但它还是那么认真的,在吃着。远处,山静静地伫立着,那些错落其间的杏树,仿佛正在吃草的绵羊,密布在坡上。

在回怀柔长途车站的中巴上,旁座是位中年人,起先没发现他手里还抱着孩子。那小男孩,睡的真熟,脸袋红扑扑的,像刚从深山里摘回来的杏,红的那么天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