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黄山四日:湿漉漉的徽州  

2008-06-18 18:55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天的绩溪之行,整个沉浸在湿漉漉的世界里了。

主办方本打算借雨说事,雨天路滑,上黄山不安全,可那抵挡得住那些人上黄山的热情啊。我是早就决定,不上山(多一半是因为十六年前已经上过一次了),而是选择另一条平稳的线路——绩溪屯溪一日游。尽管主办方再三强调,上黄山的人还是占了满满两车子,而去绩溪的,尽管比昨天没下雨时要多了一半,但还是仅三十多人,一个五十几座的大客车,出发时还是蛮宽松的。

沿路风景淡雅,低低的云雾,遮去了青山的全貌。许是雨季的缘故,路边沟渠里,河湖里,水流湍急。路上行人稀少,村子边,偶尔能看到一两处砖塔,顶上几层似乎给雷劈了一样,只留着底下几层。南方特有的青砖灰泥,便竖立在田地里,别有一番景致。

另有一处,就在村旁马路边,似乎是贞节牌坊,因为上面带个“女”字,周围是一片青葱的稻田。徽州这个宋明理学发扬光大的地方,跟我老家苏州,尽管都很富庶,但苏州似乎对“贞节”这块传统,做的没徽州这么极致。

一路上,小雨绵绵,稻田里,都看到了水流的痕迹,青翠的秧苗,熟悉而又陌生。自十五年前离家工作后,绝少再在插秧时节回老家了。只有母亲在电话里偶尔提及时,才大概了解一些当下的农事。对趟着活水的稻田,对我这个生在鱼米之乡苏州的人来说,实在是很陌生了。今天再见到,格外亲切。

似乎是一种规律,在钻过一个滴水的铁路桥洞时,我即刻意识到,上午的目的地,绩溪应该到了。果其不然,一直伴随左右的那条河,开始笔直的往前流淌了,两排皖南特色很不明显的黑瓦白墙房子,迎面而来。街道被多日的雨水,冲刷的干净又湿润,街边的商铺,似乎并太多,不像在苏杭一带的繁忙。

我们要去的第一站,叫龙川。那是一个四面环山小盆地里的村子。那村子里有赫赫有名的胡氏宗祠,胡氏祖宗延续至今为第48代,“锦”字辈。这个现在以“坑口”命名的小村子,后面是龙须山,村前是条小溪,故古时有龙川称谓。而前水后山的格局,也成为符合中国文化传统的风水宝地。这个村子,整个就是一旅游景区,景点沿那条小溪而建。

胡氏宗祠在小溪的下游,从里面的建筑规制可以看出,宋明理学所倡导的那些理念,在当时的影响力。想来,一个曾在多个朝代出过大官的家族,其在地方上的名望,可以从各式门楼雕花,石桌供椅,门槛屋檐等一点一滴的细节了,体现出来,包括那显赫的两进大牌楼。对我们这样的一些凡人,看到此景观,想来都倍感激动的,估计很多人都会在宗祠里,突生俗念,要是“我”做了大官,也建这么个祠堂,那该多光宗耀祖啊。

小溪的南岸,是茶馆等休闲场所,北岸,是村子里的人家,临水的房子都改成了铺子,卖各种似乎在全国各地都能买到的物件。不过,村人的生活似乎跟别处还不太一样,守着铺子的,女人和老人居多。几个妇女,在水流满急的小溪里洗涤,一位老妇人,踩着一块往溪里突出去的石柱,从小溪里打水,让我们这些参观者,为她老人家捏把汗。

我从村口找了个小巷进去,只够两人擦身而过的巷子,老房子很少了,同行的一个摄影爱好者,终于在一家两进的老宅子门口,拍到了猫蹲在老门槛上的照片,相信这种经典的景象,是他所期盼的古徽州印象。我也学他摸样,把那只也许就是用来上镜的老猫,和那个两进的宅子,卡擦了一下。

看时间早,我逆流往小溪上游走去。到一处,门面房拆掉了,露出后面一所老宅子,门里没开灯,阴雨天的光线,扑进门内,除了中堂,其他都隐隐约约的了。一位老者,淡然的望着门外这个世界。迎门是一个南方常见的旧茶几,茶几上方帖着毛主席像,毛主席像周围,是花花绿绿的旧时过年帖的招贴画。我不想打扰他,也没胆量去拍下他和他的这处与这个世界并不同步的宅子。真心希望,老者的心里,是安宁的,就像那条小溪和村后的龙须山一样,千年了,长存着。

中午的徽州菜,同行的不少人大呼没特色。我倒没这感觉,因为我知道,江南菜,只要原料取自当地,做法取自当地,就是本地菜了。而清炖鸡,清蒸鸡蛋,还有霉干菜扣肉,想来都是徽州这个地方的家常菜,而清蒸,红烧,也应该是这个地方的家常烧法。所以,称之为徽菜,还是够格的。

下午的去处,是黄山市区里的屯溪老街。屯溪老街全长也就一公里的样子,说是老街,其实除了屋顶还是老的外,其他,包括街道,包括商铺,包括招贴,包括卖的东西,都是崭新的,只是这崭新,对我们这些想来访古的游客来说,是没感觉的。我们下车到老街时,雨大了,我不得不借助于一位同行者的伞,才可以继续参观。到一处写着“老街”字样的新建牌坊时,那位年轻的导游告诉我们,老街游到此为止了,这几乎让我们一下子失去了动力,下来走了不到20分钟,难道就这么结束了么?

我们三四个人坚定决心,再走回头路,从中间往反方向再走走。雨小了些,店铺里卖的,依然是笔墨纸砚这些所谓的徽州特产。我终于忍不住,让同行者举着伞,走进一个小巷子,希望找到真正的,我心目中的古徽州印迹,但是没有。无奈地,我只好给一个显得有点古旧的房子留了个影。

老街那头,是新安江,南方的大雨,让这条看上去很宽阔,但并不让人惊悚的江,显出气势磅礴的样子来了。浊黄的江水,在过一座桥后,与另一路来水汇合,又滔滔而去了,伴随着的,始终是青山。

车出黄山市区时,天忽然亮起来,车载电视里,正在播放李连杰刘德华等主演的《投名状》,打打杀杀的镜头尽管残酷,却像一根风筝线,缠住了我。让我暂时忘掉了,中午大家在讨论的一个话题,到底旅游是不是一种遗憾的艺术。我们这些去绩溪的人,感觉是,一天时间尽费在路上了,真正参观的时间,寥寥,且没什么可看的,早知道那样,还不如上黄山呢。但我们同时又疑惑,今天上黄山的那些人,或许给雨浇得跟落汤鸡似的,那有什么景致可看呢。每个人都在心理做无聊的揣测,到汤口镇时,那个说话有点“油腔滑调”的年轻导游说,今天上黄山的那拨人,全“湿”身了。哈哈哈,我们一车人,一下子,几乎都像放晴的天一样。

6月18日18时许写于黄山脚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