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探访六里屯垃圾填埋场·南水北调工程终点  

2008-06-28 20:21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半部:兜圈六里屯垃圾填埋场

今天一路上,草木葱翠,鸟蝉齐鸣,如果把前一段的那个目的地名去掉,就是一次很轻松的郊区观光徒步游了。呵呵,真有这种感觉。当然,事实上今天的行程并不很惬意。


填埋场东墙外的树荫小泥路

六里屯垃圾填埋场,位于海淀区西北角永丰乡六里屯村西,东埠头村东,亮甲店村西北。根据资料,六里屯垃圾卫生填埋场日处理垃圾为1500吨,据说是北京垃圾能力最强的一个填埋场了。由于去年四月CCTV爆料说该填埋场存在严重的污染问题,曾经成为一时的焦点。一年过后,现在的六里屯垃圾填埋场会是个什么样子,一直关心北京城市环境问题的我,突然有了想去看一看的念头。


填埋场东墙外的一条灌渠

从我家(住石景山)坐运通112路到黑山扈倒697路到颐和山庄,下车后,往北一里地的样子,就到了六里屯村。一打听,说在马路西面一里地的地方就是。我看那地方的南边有个烟囱,想来就是垃圾填埋场了。后来证实是弄错了,其实那时砖瓦厂,垃圾填埋场里并没有烟囱。


填埋场东墙外往里看的景象

走到垃圾填埋场正东面的河对岸,发现过不了河,需从北面过桥才能绕到垃圾填埋场的东墙外。说是东墙,其实是一道铁篱笆,外面是一条当地村民以前下地干活的泥路。靠河岸边是一排高大的杨树,贴着东墙铁篱笆那面,杂草从生,显然现在那里绝少有人路过了。


填埋场东南角往里看的景象

透过铁篱笆,能看到里面铺了好多油毛毡,蛋青色的,黑的,一间一间的小屋错落期间。似乎所有的东西都被遮盖着,那些油毛毡,铺了足足四个足球场那么大。


填埋场东南角的西六砖瓦厂仍有工人在作业

填埋场东南角外,有一处水塘,是否老早就有很难说清楚,南面就是西六砖瓦厂。对一个老爸曾经做了多年砖瓦厂厂长的后代来说,我对砖瓦厂确实有种亲切感了。不过显然,西六砖瓦厂目前的规模,已经不是最辉煌的年月了,那里工人不多,而且设施也似乎都老旧了。


老人孩子在填埋场南面西六社区的健身中心锻炼身体

砖瓦厂西面是西六社区,我本想抄个近道,走近垃圾填埋场,但又怕上次去门头沟京西古道那样“误入歧途”,所以还是回到了大路上,那条大路应该叫太舟坞路。顺太舟坞路往西有一些废品收购点,再往西就是一大片桃园了。在太舟坞路和上庄路交接点,是一个植物保护站试验基地。


填埋场西面的灌渠风景

顺着上庄路一直往北,马路西面是一条灌渠,水质一开始不算很差,过一处排污口后水质明显有些下降了。路东仍旧是一些草木丛生的绿化带。过了东埠头村路口不远,就到了六里屯垃圾填埋场(正式名字是六里屯卫生填埋场)正门了。正对着门的马路西面灌渠上,架了座桥,桥下的水质不怎么好。我在桥上做了一个测试,从11点30分开始到11点50分,共20分钟的时间里,进垃圾填埋场的环卫车辆,大的箱式垃圾车1辆,小的箱式垃圾车7辆。按照这个频率去计算,估计跟前面说的日处理垃圾为1500吨差不多。


六里屯卫生填埋场正门

测算完六里屯垃圾填埋场的处理量后,我便在离垃圾填埋场正门不足300米的地方,找了小馆子,要份拉面和小菜。在那里吃,本来是有一箭双雕的意思的,首先时间差不多中午了,该用餐了;其次,这个馆子是离六里屯垃圾填埋场正门较近,正好问问,垃圾填埋场是否还有味道释放出来。怎奈这个馆子生意太火,除了垃圾填埋场的工人之外,这个叫屯佃村里的村民,在那个馆子里吃的人不少,当然还有我这样一个有些“怪异”的游人。我想趁付账之际跟老板娘唠嗑,那知她除了接钱,没一点空闲。我只好到对面的小卖部去试试,我买了瓶水,怎奈店主也是忙着张罗客人。看他们没时间搭理我,只好想着,走走再说吧。


填埋场西北角其他单位院墙外的小沟

在坐下来吃饭的时候,还没意识到,门前的那条路,就是垃圾填埋场北面的那条路了。那条路车不多,马路南面紧贴着填埋场的,有一些单位,不过都是在西北角。到东北角时,填埋场跟马路之间就是一片灌木林了,而整条马路的北面,西北是一大片桃树林,东北是一片荷花,只是这荷花种在稻田里,没有后来在颐和园东南墙外看见的池塘荷花要有感觉。


填埋场东北角院墙外的绿化带

到垃圾填埋场东北角时,见一老者伫立在马路边,我赶紧过去打探,问他夏天填埋场里是否有难闻的味道出来,他却一指西北方向(垃圾填埋场在西南方向)说,那里有怪味道出来,好像还有排污的问题。我并不了解老者指的荷花后面的那个地方是啥处所,但我确实感受到了,绕垃圾填埋场走了一周,除北边这条路上,味道有点怪外,其他三面都没啥怪味道。而且,我绕着走的那个时间段,也几乎感觉不出有什么风来。显然,这怪味道跟垃圾填埋场的关系不大。


填埋场东北角不远处桥下灌渠里水质不是很好

过一座桥,东北方向就是用友的永丰软件园了。在园区搭了车,再倒一次车,就到了颐和园正门。


上半部:南水北调工程与老者


颐和园东南墙外那方荷塘,荷花正开的艳

也许是因为太有名了,颐和园每天都是游人如织,即便空气里已经有了浓浓的雨意。绕道颐和园东南墙往新建宫门去的路,给改造过了。东面好像变成了公园,马路西面,紧贴着颐和园东南墙,开出一方荷塘来,荷花开得正艳。我不禁多拍了一些。想想这荷塘,尽管仍为人工所建,但毕竟已经远离闹市了。


不知道常德老大爷在这里摆了多少年的摊,也不知道还能摆多久,反正他想明白了,一定要自力更生

穿过已经改建成为停车道的颐和园东南墙南段,来到如意门时,雨点大起来。我加快脚步,往南水北调工程终点方向走去,终于在雨下大之前,赶到了那座白石桥(白色的石头桥)头。桥东南角有个修自行车的摊,一老者安坐遮阳伞下,我赶紧过去避雨。


南水北调工程终点的水闸

没想到的是,避雨的过程也是让我领略这位来自湖南常德的老者朴实无华、却鞭僻入里的乡音的过程,这个过程为此持续了近一个小时。下面把常德老大爷主要的几句“老人言”(原话不是这样的,但意思是)摘录如下:


从南水北调工程终点水闸往南看,两边已经长满绿草

不管咋样,都要把孩子送去念书,要不连个站牌都不识,那也去不了啊,就是在家种地,现在的农药上都弄的是英文,咋认啊。

我可不靠小子(指儿子),什么年代了,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说过了,要自力更生,就得靠自己,不能靠小子。

现代这个年代,养小子不管用了,家里都是女的管事了。所以啊,养儿养女都一样,我三个儿子,没啥好的。三个儿子生了三个孙女,我和老婆子都挺喜欢的,没什么不好啊。


从南水北调工程终点水闸往北看,就是颐和园的南墙了

尽管老人的湖南乡音仍重,我多半理解了,有些还是含混着,但跟老人的雨中促膝谈心,确实是件意外的收获。听他说好像2001年就来北京了,等孙女长大了,不需要他老伴看孩子了,他还是想回老家。不管他是继续留在北京守着他的修车摊,还是回老家,我这个陌生人都希望他能宽心长寿,毕竟能像他这样想的如此明白的农村老人,也是不多啊。


南水北调工程渠道两边的护坡上,绿草已经长得又高又密了

雨脚稍歇时,我赶紧扑到桥上去,想去拍照。因为看着河边用铁栅栏围上了,以为不能像上次那样近距离看了。事实上,铁栅栏在桥边还是开个口子,我顺势进去,一路拍到终点,又从终点处折返到桥上,再往南到四海桥北,被埋入地下前。


南水北调工程的涵洞里现在还没有水,还可以走车

南水北调工程最终什么时间开通,好像还没确切消息,但露天的那段,是有水了,也许是颐和园倒灌过去的,也许是下雨积的……但到进入涵洞前,已经没水了,而且,涵洞里居然还能开进车子去,挺奇怪的。


在四海桥北的南水北调工程标志

在南水北调工程的渠边前行时,对面河岸上,一个当地的村民带着两条大黄狗,显然在遛弯。那两条大黄狗没栓着,但似乎并不凶。今天在六里屯垃圾填埋场周围见到的所有大大小小的狗,脾气似乎都还算好,不像走门头沟京西古道时碰上的矿上的恶狗,甚幸。其次,青山远伴,夏蝉近喧,亦一乐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16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