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京西古道玉河大道“历险记”  

2008-06-08 09:44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为一个徒步爱好者,从没想过去做一次户外登山运动的我,突然在这个端午前,决定去“冒”一次险,走走地图上都找不到路的景致,那个景致叫京西古道。其实,走完回到家,查了一下百度百科,里面说的很详细,是京西古道中的一条,叫玉河大道(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1392473.htm)。

今天出发地点是门头沟的王平镇,两年前走过那里,那次是一个人,从王平上去20公里的雁翅镇,徒步走到妙峰山。那时对王平的印象,就是一个煤矿所营造出来的小镇。细细看过百度百科有关京西古道的介绍后才知道,王平其实早在唐朝就是非常重要的关隘。三条京西古道(玉河大道、西山大道、永定河岸古道)最后都在小小的王平镇汇合后,再分别导向张北和山西。

真的很感激,一路上遇到了那么多的好心人。坐929路公交车过妙峰山后,我就开始向老乡打听,从王平往瓜草地北岭怎么去,同车的大爷大妈都热心指点,甚至建议我打个车过去。很惭愧我们没给几位老人让座,实在是有点私心,怕路途太远,想先放松一下脚。


出发前夜从网上搜索来的,驴友给出的王平古道(与京西古道一样可以使用)线路图,从王平出发,前面两站地,只花了5分钟就走完了。我还在想,一条少人来往的小柏油路,这种感觉跟以往沿河徒步感觉类似啊。更可喜的是,没走出多远,就看到了天然的小瀑布,哗哗的流水声,着实沁人心脾。在满目葱茏的青山间曲折,不多远,就来到了第三站,瓜草地。说是一站,其实那里并没有人家,只有一处叫“琨樱谷山庄”的度假村。漫山遍野的樱桃,红得发紫,沿路有游人再采摘。那些樱桃树,触手可及,可我还是忍住了诱惑,总觉得那不是一种好的行为,尽管在那片山坡上,几里地才能见到两三个人。

从瓜草地往上,才开始意识到,不认路的危险来了。老乡随便一指去下一站北岭的路,可走右手那条路,居然没路了。折返往前,才看到一条分叉的水泥路,于是兴奋的往前。从那段路上去,阳光很好,路两旁,满是丰硕而又红地发紫的樱桃树,怎么也不会想到,前面埋伏着危险。过一道铁栏,见到我们有点惊讶的老乡,详详细细的把如何去北岭的路,说了个透,他是这么认为的。可我们两个年轻人,在过了老乡说的第二个铁栏,到进入他们说的去北岭的近路后,冒险真的开始了。

先顺着一条,我觉得方向偏东南的路下去,路上还擦身而过一辆桑塔纳,我问大胡子司机是否是去北岭的路,确认没错的情况下,他似乎还想在荒郊野岭上拉我们这个活。结果,没想到,沿着看似不像煤路的近路,却走到了绝路上,而且,似乎难得见到外人的大狗,在那里狂吠,我有点害怕,好在都栓着。我们喊了半天,狗也叫了半天,从矿工办公楼的台阶上出来一个老乡,给我们简单一句,支回去重走。

折返到路的一个岔口,我又匆匆的沿右手的岔道往前奔,丝毫没想到前面的危险。走出不远,忽然前面狗叫的厉害,我贸然的往前走了几步,没想到那四五只黑毛恶狗,张着獠牙的血盆大口,如箭飞奔过来,我一看阵势,下意识的往回跑,但想到我的速度,实在不是狗的对手,急忙往马路边的废煤渣堆上跑,想想还是怕这几条狗猛追上来,下意识的往废煤渣堆下面的草丛里跑,谁成想,没跑出三步,由于蒿草太高,我又向前冲的劲太大,步伐跟不上,一下摔到在蒿草从里。这时,小亲戚终于远远地蹲下来从地上拿起了石头,做出打狗的姿势,那些“野狗”才止住了追赶。我赶紧爬起来,左肘上有些淤血,手掌上好像破了一点皮,T恤衫也有几处血迹。好在揣在口袋里的手机没掉了,否则再靠近这些恶狗,实在是不太敢想的事了。

吃了这个教训,我们终于还是退回了正道,不去想抄近道了。沿着水泥路上去,慢慢感觉出荒凉来,这种荒凉倒不是说马路变差了,路边的树不茂密了,恰恰相反。但是,路边所见的村子,似乎都已经成了断壁残垣。显然,这条路上,曾经繁华过。也许是因为煤采空了,也就没有生财之道了,大家也就搬到山下大马路边上去生活了。事实上,从王平镇往上走,没多远,就写着“进入采空区”的字样。后来看百度百科上写的,“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,山里的一些村子便已全部搬迁。那些从前因古道的兴盛而凝聚成的大小村落,很多也随着古道的荒废而成为断壁残垣。”那种荒废,从王平到黄石港,感觉好像都不是因为古道,而是因为没有了煤。

为了对付可能比那几条恶狗更厉害的家伙,我特意在路旁物色各种款型的树枝,总觉得不如同行的小亲戚手里的树枝好使,所以走一路换一路,他是从始至终都是那根。

听着或近或远的狗吠,心里一直在打鼓。面对随时出现的岔道,尽管阳光给予走在氤氲山岭间的我不少暖意,但还是生发出一种悲凉的感觉。这时已过正午,而我们的古道冒险,才走了三站地,按照驴友提供的路线图,从王平到门头沟圈门,共十八站地。难道我们两走不出这满是分岔的道了。在929公交车上,老乡就提醒过我们,一路上很难碰到可以问路的人,看来是印证了。更糟糕的事,遇到差点被狗咬的事故后才跟我说之前被狗吓怕过的小亲戚,忽然对我的方向判断能力产生了怀疑,而且,他一直落在我的后面很远,我总是得在一个岔路口时停下来等他。他后来才跟我说,穿着运动鞋,上山下山让他的小腿肌肉极其难受。内心已经有点焦急的我,变得更惶恐了。所以,只要遇到一个人,就打听,就问,但骑摩托下山的一些老乡,似乎是从上面的矿上来,也说不清楚个一二三。

在再一次走岔了道后,好在很快遇见一处工地,叫半天没人,走到院子的左手,在院墙外的坡上,习惯性的喊叫,终于有人应答了,让我们折返走那条煤渣路。也就是这个从来不认识,也许未来不可能再见面的中年人,几句不算很客户的话,让我们终于没有越走越远。

像龙头一样的枯树根。

那条煤渣路的路上去,几个曲折,终于来到了第四站地,北岭。村里有个小卖部,没任务幌子,要不打听,绝对看不出是小卖部来。看到一只不算很凶的狗踱过来,我本能的拿起石头和树枝,它绕开了。店主,一位大妈,问清楚我要买啥后,才从里面把小卖部的门打开。我买了三瓶水,之前在瓜草地买的一瓶水早喝完了,越来越有紧迫感的我,本能的想着多准备点水,因为不知道走到圈门,或者潭柘寺,到底还要多久。为什么突然想到折去潭柘寺,实在是感觉到,已经走了三个小时了,十八站地才走了四站地,而且去潭柘寺,似乎有明确的路下去,而去圈门,必须要走一段没路的路。同时,这位店主大妈,也只知道去潭柘寺的路,没走过我们想走的那条古道。

在谢过大妈后,我们沿着她指的十字道的方向前行。接下去的路,还是遇到了狗的问题,不过这次得了教训,听到狗吠,就不往前了。但有狗把门的那条路,似乎又是正道,但两个已经怕了恶狗的人,只能忍让了,人让狗吧。遇到一处煤场,小亲戚又觉得没路可走了,我还是坚持往前走。同时,我开始有点想“教训”他的意思来,我说,要按照前面那个速度走,如果遇不见路人,我们有可能要很晚才能到潭柘寺了。他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所以不再遇到岔路就有跟我商量的意思。

往前曲折几里地,忽然走山上一个山口,我忽然感觉像是找到了方向,疾步上去,转过山口,一个村落赫然出现在右前方。已经有点怕了的我,从地上捡起石头,但还是等小亲戚一起走过去。穿过那个照样变成断壁残垣的村落,很幸运的是,碰上了四位跟我们走同一路线的登山爱好者,只是他们走的方向刚好相反,是从圈门到王平。在提醒他们提防恶狗后,我们也获得了一点前路的信息。更幸运的是(也许每周六日,只要走那段路,都会碰上好多这样的队伍,因为小卖部的大妈说了,这条路上有好多像我们这样的人),走出不远,碰到一对正规军,登山服登山杖,一问,也是从圈门来。跟他们在一起聊天的,还有当地几个开卡车的老司机,经他们一说,去潭柘寺还不如走圈门近,而且怎么走怎么走,说的忒详细,我认为基本算是领悟了他们指的路了,尽管前面我确信,前面肯定还会有岔道,还会遇到狗。




按照老乡的指引,一直往东,踩着已经基本没有煤渣的碎石道,穿过郁郁葱葱的树林,一个下坡,就来到了黄石港。那个村子依然只剩下断壁残垣,我们还在怀疑,前面那个老乡说的,这里住人可是真的,结果,不但看到了家养的三只鸡,还看到了三位老乡,他们在收拾蘑菇。问他们,这里有水么,他们说,除了没电,水什么的,都有。在给他们照了两张收拾蘑菇的照片后,我们又沿着他们指的路往上走。

从瓜草地往上,狗阵已经让我的双手沾满了树枝的灰黑色。一路走来,我没办法用脏手拿手机拍照了。快到黄石港的一段平路上,我终于找了山顶马路当中积蓄起来的一小滩水,洗了洗手。要没有那一小滩水,我还舍不得用矿泉水洗手呢。洗完了手,就又可以吃黄瓜和拍照了。

从黄石港上去,往上了几次,都因没路折返,不过好在都很近。但后来,我还是一意孤行,没走印痕明显的右手那条路,而是选择了印痕很浅的路。结果,我们两个的身上浑身都是小虫子的尸体,因为那几乎就是小孩子捉迷藏用的路,时不时的要趴着走。好在因为方向不偏,加上古道离黄石港就两三里地,所以没太担心走错路。结果,在走过了最难走的2里地后,我们终于发现了石路。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,那就是我们此行探寻的目的地。

在几乎被树丛淹没的小径里走出一里地去后,忽然听到上面有人声。我意识到,该是那古道了。上到那条宽一些的石路,百米远,一队驴友正在休憩。他们身后不远处,是一处石洞门,我忽然意识到,那可能就是峰口庵关城。从这群驴友口中,不但证实了我的猜测,还知道他们也是往圈门去的。原本一直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像一块石头,落在了地上。


峰口庵往下,是驴友们常走的京西古道,一开始还有一米宽的样子,走在一步一砍(砍是为了防止马蹄滑而做的竖石排)的石头路上,让人已经感觉出被历史淹没的感觉了。但没多久,就不是一米的问题,又跟我们走黄石港往上那条路那样了,树木遮天蔽日。好在有这群后来知道是绿野的驴友,走起来就没啥负担了。也因为如此,我在这段古道上,照了无数的照片,是前面半段路的好多倍。

也就因为跟着绿野的驴友,我就没再频繁的停下来等小亲戚了。下到一处村子,水泥路上无数的山羊,穿过他们的家园,居然还见到了两匹骆驼,只是这两只可怜的家伙,身上的毛都快掉光了,瘦得跟前面那些山羊差不多,精神也极度萎靡。实在有虎落平阳的感觉。

从下面水泥路往上看才看到“拉拉湖”字样的我,原本以为,沿着水泥路就可以轻松达到圈门了,那知还不是,又从一处山口离开水泥路,走入山沟里。从峰口庵下来,一直在山沟里打转。不过这段山沟跟前面那段里面相比,一是少了恶狗,二是老乡明显增加,不像前一段,几乎很少见到人。当然,相同的是,路上还是处处能感觉出,西山煤的印迹,我的布鞋,总是在煤渣路上底变型。

到一处安静的村子,我转眼去看村宅上的门牌号,上面赫然写着“横岭”字样。我就知道,离门头沟镇已经越来越近了。村里有一条河道,我问路遇的一个正在筛沙子的光头男子,这是什么河,他否定了我的说法,说那只是排污沟。

从“横岭”下去,一路水泥路,过了门头口,一处非常别致的过街楼,横跨在这条所谓的排污沟上。要按照“圈门过街楼”这个说法,那条排污沟说不定是过去的大马路呢。过“圈门过街楼”不远,有一处“圈门戏楼”。从两个古建挨着不到20米来看,“圈门过街楼”和“圈门戏楼”之间那段,兴许是古时这条京西商道上的闹市区呢。想来,到此歇脚的煤商等各色人等,在过街楼这边买点零碎的吃食,便纷纷涌向戏楼,去听一回正宗的京戏呢……

坐到370路圈门总站的公交车上时,脑子里还在想着绿野那位中年女领队的劝告,登山,绝对不要走没有路的路。思绪一转,我有了另一个念头,也许我的确需要一杆登山杖了,那家伙不仅仅可以用来探路,还可以打狗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