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中秋仓米古道游  

2008-09-15 13:43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想去那个地方,是在走过京西古道之后,也就是三个月前了。也就因为上次京西古道历险了,这次走,心理一直有点打鼓,不知道会碰到啥情况。所以,在山间小路上走,始终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树枝,希望拿着驱赶山间恶狗之类的。但实际上,我的“打狗棍”,没碰上一条狗,倒是可能吓着了路人,因为那条路上,绝少碰到人。而偶尔碰见的路人,忽然看见一个举着“打狗棍”的人,想来会有点意外的。


延庆小川村边菜食河风景

一路过去很顺,到延庆小川,还不到9点。买过水问过路后,便曲折上山了。那时,山间的阳光,穿过雾霭,照在山脊的小村子上,温暖而安宁。两个村里孩子,在半山腰的马路上嬉戏。


山脊上的柳条湾村

拐过一道山梁,下坡的地方有个小村子,那该是地图上所标的小铺村了吧。路口的村民听说我要小道去滴水壶,满脸困惑。也许这里很难得看到我这种的,一个人,什么也不带的城里人,要这么走的。包括小铺村往上走时,一个在玩耍的村里孩子,看着我一个人往上走,瞪着的眼睛跟着我走出老远去。


水泥路曲折到村后的菜树底下村

在翻过一道岭子后,我便浑身是汗了。看来,这两个月的休息,体力已经有所下降了。但持续的往上走,加上阳光越来越明媚,体力消耗渐大。而被拿着树枝的我吓一跳的山间护路人,一听说我要去滴水壶,同样露出迷惑的眼光。


始终是碎石土路的四沙公路

菜树底下村是小铺村往上后的第二个村子,一个四面环山的山沟小村。我走的四沙公路,高出村子约三四十米。尽管是山间小村落,但一条水泥小路,却把村子和外界紧紧地联系在一起。


路边随处可见的野白菊

从南头的小铺村,到北头的滴水壶风景区,这条名为四沙的公路,始终是碎石土路。路两边是各式野花野草,不远处就是层峦叠翠的青山。在路边,你时不时地看到很多野白菊,路中央会停着好多蛐蛐和螳螂,当我的脚正要踩到它们时,便往前飞去了。它们似乎并不怕人。


古村仓米道的新貌

在翻过一道由一间砖屋把手的山梁后,前面的路就都是下坡路了。在那间砖屋外,蹲着一位老者,我又打听,到前面仓米道村有多远,到滴水壶又有多远。从老者的回复里,大概知道了,这个地方,似乎正好是四沙公路的一半。


一个人工石碑,象征了这个村子曾有的名分

我真正想看的,是仓米古道的起点、延庆珍珠泉乡仓米道村,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,四面环山,但东南山高,西北山低的小村落(有点像一年多前过去的昌平望宝川)。我问村旁的两位村妇,仓米道村古时有河么,她们说没有,我说那时种的都是啥呢,她们说,玉米和谷子。对一个生长在江南水乡的人来说,北方的农作物,没水靠什么来丰收,不得而知,但既然这个地方,曾经为“向山区运仓米”而得扬名,可见当时的丰硕程度。现在,这个通了水电和水泥路的山间小村落,除了村口那个新竖的“仓米道”村牌,其他都看不太出特别来了。


两只放养山间的骡子,目送一个徒步者前行

由仓米道村曲折向下,路遇两只骡子,它们就放养在一处山角,许是很少见到人的缘故,看到手拿树枝的我,有点紧张,把道让给我走后,还目送了我好一程,想来这骡子也挺少见,我这种徒步下山的人了。呵呵。


稍显平静内敛的田仓米道村

经过了数个山腰回转后,田仓米道村展现在一个平缓的山谷里了,跟仓米道不太一样的是,田仓米道村四周都还算平缓,民宅散落,不像仓米道村那样有规则排列,而且似乎还新返修过。本打算去村子看看,但看不见一个人影,加上后面的时间似乎并不宽裕,已经腹中空空的我,还是坚持往下走。


这可能是滴水壶公园里滴水汇成的湖吧

到11点40左右,在通过一面是垂直的山脚,一面是大片杨树林后,我终于走完了近三十里山路的四沙公路,来到滴水壶岩溶遗址公园。公园很冷清,门口不见一个游客。公园旁就是一方湖面,我坐在湖边的石墙上,消化了从家里带过去的三小袋野餐兔肉,吃完,公园售票处出来一个老同志,问我进不进去看,我正好向他打听,去千家店(925支1到四沙公路的南头小川,而925支2的起点在距离滴水壶西三十里地的千家店)的路程,他答到,三十里地。又是三十里地,我感觉到了压力,因为来之前大概了解了,下午三点十分左右,是千家店往延庆县城返的末二班车,末班车是下午5点多,要赶末班车,怕赶不上回北京城的公交了。于是,没多休息便上路了。


波澜不惊的黑河与白河交汇处(近处右手是黑河,中间远处是白河)

滴水壶的下一站,是黑河与白河的交汇处。因为地图没有记得特别情况,所以不知道交汇处离滴水壶有多远。去乌龙峡的路口,有牌子上说明,因为修建乌龙峡暂时关闭,我还是毫不犹豫的走过去,想找一找黑河与白河的交汇处。结果,在路边工人的指引下,还是找到了交汇处。只是,那个交汇处,丝毫没有想象中的,那么壮观。甚至相反,如果你不知道那是交汇处,你一定会以为,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开阔地,除了黑河水流的还算急一点外,白河的水,量很少,在交汇处,连漩都见不到一个,在那片小湿地里,两条也许在早年都很咆哮的河流,不经意间,合到了一处。


滴水壶到千家店路两旁种植的鲜花

从黑河与白河交汇处出来往千家店去的路,是一马平川,又是整饬一新的马路,路旁遍载红的黄的花朵。两溜杨树挺拔有型,阳光这个时候也很有劲。但我的体力,显然开始有透支的感觉。在第二次买过水后,平缓的路面,并没有让我跟上午那段山路一样,一走就是1小时多。只要走出二十多分钟,就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次。而很多时候,阳光的直射,随时让我浑身是汗。路边的白河,尽管这时已经不像黑河白河交汇处及以下那样浑浊,完全是清澈的,甚至鱼儿在清冽的水里嬉戏的路径,都一清二楚,但这些都没法为我解乏。


路边开的正艳的小红花

当我坚持着走到下德龙湾村时,眼前一亮,又是一方水塘,闲散的垂钓者,散布湖的两岸。此时,疲惫的身体,已无心力欣赏美景。继续走出三四里地,过了硅木化石群遗址后不远,总算从后面来了一个面包车,我连忙招呼,车子在我前面二十多米的地方听下来,等我赶上去。那位年轻的村民把我拉到四里地外的千家店车站,我问多少钱,那位年轻人很实在,说看着给吧,我给了两块钱,他也不讨价。


龙湾,一处尚保持部分自然状态的乡间湖景

在千家店等了不到5分钟,两辆公交同时过来了,我赶紧上去。车上的座位好像是坏了,但正好可以伸直了腿趟着,一路颠簸一路迷糊,到了延庆县城。没吃东西,就赶紧上了回市里的919公交。到北京市里,6点多。

从早上5点出门,到下午7点到家,坐车8个小时,山路徒步6个小时,吃了3小袋野餐兔肉,2根5毛钱的火腿肠,太阳下直晒了三四小时,手机拍了75张照片。出门前吃了3个小栗子饼,路上喝了3瓶矿泉水,到家吃了2个小月饼,喝了2袋牛奶,晚上睡了12小时。

这就是,我的2008年中秋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