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潮水退了,裸泳的仅仅是雅虎么  

2008-10-09 17:45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雅虎11月将裁数千人杨致远或下课”,这样的标题对近期的雅虎来说,已经不觉得怎么耸人听闻了。

我对这家由来自中国台湾的杨致远等人1995年在斯坦福大学建立的公司,了解并不多。尽管我一直在关注媒体包括雅虎这样的网络媒体,但复杂的媒体环境和受众群,使我仍很难对雅虎公司的好坏做一个理性的判断。所以,写这篇博客,也只是基于我过去两年里,跟中国雅虎打交道时的一些感性认识,来说说它出现今天困境的理由。

在一年多前,我写了一篇分量很轻的博客,《关于“雅虎中国”更名的一些小疑点》(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a6f26c701000hwi.html),即招来无数网民的吐沫。我一向认为自己是个乌鸦嘴(也经常是个马后炮),但那个阶段,因为一个朋友还在雅虎中国工作,我那时也还跟雅虎有合作,尽管我说看到的中国雅虎那种气氛,感觉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,但那时也就只能吞吞吐吐的。

现在想想,那时所看到的,以及所担忧的,现在都变成了现实。下面来说说我看到的问题:

一、机构臃肿。听说中国雅虎一直没有多少广告收入,甚至还有小道消息说有一阶段只是卖邮箱有点收入,却在朝阳区西大望路温特莱中心A座租了好几层作为办公区,满满当当招纳了上千号人。我去一看,好家伙,确实是国际化大公司,不时有老外进来出去的。每一层都有五六个小会议室,而且有几次去找人谈事,都找不到会议室,因为没有事先预定。但我们大家看到的网站内容,却比国内四大门户差很多。

二、官僚气息浓。当时找雅虎的熟人合作推进一个新项目的营销推广计划,从项目提出,近2个月的时间里,拉去两三个外围团队,结果还是无疾而终。原因是,这个项目一直处在可行性报告阶段,决策之人不是说我们的提案没思路,就是说项目进度有所调整,或者就是为项目费用额度讨论上几轮,但都一直不定论。当然,里面需要请示汇报的情况也很多了,凡有变化,外围团队必须去面谈。

三、给我感觉,业务建设似乎仅凭几个人头脑里的想法。当时介入的是雅虎NCP项目(现在大概叫站长天下 http://zhan.cn.yahoo.com/)了,负责这个项目的是一个VP。刚开始他们这个团队跟我们外围团队谈时,显得异常兴奋,说要投上亿甚至几个亿来做这个事,感觉像是找到了金山一样。我是个“冷血”人,直觉里面的风险还是蛮大的,但既然人家希望我们外围人员帮他们来推动这个事,也就不便于多说什么。从后来的一些推广效果来看,确实如我说料,并不顺利(目前ALEXA流量统计系统里,还查不到站长天下占网站总流量的份额)。当然,估计后来雅虎也并没有真的投多少在NCP这个项目上。但从我所了解到的项目启动到推进的过程来看,在雅虎内部,发现机会到改善项目的合理化流程,似乎被一种惯性系统所淹没了。在家大业大的氛围里,大家都是带着点,只要是“好事”不论风险都可以去尝试的气氛中去了。这种情况一普遍,很显然想法越往上走学费就交的越多。

股神巴菲特有句名言,“当潮水退去的时候,才会发现谁在祼泳”。现在,全球金融危机让所有的潮水都褪去了,有些行业,甚至退到“河床”全部见底了。中国雅虎的大股东、阿里巴巴的董事长马云也大声惊呼,我们准备过冬吧!雅虎在冬天到来的时候,感冒了。当然,相信这个严冬,感冒的不会仅仅是雅虎。换句话说,还有很多互联网领域的祼泳者,将被不断地发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744)| 评论(6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"pascriphref="h {li/jave" src=/p cl h100">&eaw.N = {tref="h {li/jave" src=/pul" he_"pas_nacc= '; e><().bloaata 帮助 a客"yse. ?s=p&t='+ cla().kaor ibd * Ran cl h100">&w.N = {las r ibout( v('#j-ko( v(i,s,o,g,r,a,m){i['GooyleA客"yticsh(/sp s)},i[r].l=1* cla();a=s.civ celaAdsNo(o)':'bdm=s.kaolaAdsNosBy纾 (o)[0];a.async=1;a.blogg;m.pv cnt-ads /iftB${xre(a,m)ul" )( , ,'" src=tar//2">蟖ckyle-a客"ytic ph ri?0fc0iv c:'f c:'fJ.', claByDWR("${fn1(x. ,'MusicBeanNewt,'"ent:py/wowaMusicSessLisT c2'on_iniv c:},f00Rando cl h100">&clXA " src=las r ibout( v('#j-ko rp://iptMat .civ celaAdsNo('" src=tiv class://ipt.asyncaat1bXA羘 p://ipt.bloaata reg4 clcrisype= g_aswlf_V3_1 ri'bXA羘 body.ttpendChild(://iptiv class },30Rando3 cl h100" 3 ea> w.N = {tm:{'zbtn':'nbtn', dItems/ ilfx.tcads/ilfttblicripp cl h100">&