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清明·南马场水库·慈善寺  

2009-04-04 20:34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蓝天棉云桃花海

“山不在高,有水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库则灵。”擅自篡改1200多年前刘禹锡老先生的《陋室铭》,不是为了献媚我的山寨精神,实在是作为一个蜗居北京十几年的人,非常渴望能亲近一方山水的缘故。


满眼桃花树,争艳清明时

清明节,古来就是踏青登高时节,在石景山已经住了7年的我,从来没去过石景山的后身——五里坨黑石头一带走走。今日得闲,终于得访。


如果不是在半山间,这方池塘大概毫不起眼

很凑钱,今日天清气朗,着秋冬的棉外套,没走半小时,就觉着热了。过了黑石头村,再往上,风景才真正展开来。石景山西北角标志性建筑——高井热电厂的三根烟囱越来越渺茫时,周围的山坡上,夹道而来的是粉白的桃花海。或一株,或一簇,漫山遍野,稀疏的游客,不时停下脚步,选某处桃林,留下倩影;上坟的市民们,也似乎不着急于焚香拜祖,悠闲的在坟地间张望。这一片,那一片,桃花的海洋……


每个人,都是这方水面的朝圣者

尽管参与了一年多的乐水行徒步活动,大概还是在城里时间太长的缘故,我的脚似乎已经不会抬高了。在我还没被桃花海所醉倒时,倒先被铁丝网绊倒了,结果弄了个桃花掌,满手是刺,好在都不深。要不然,不但桃花看不成了,还得去瞧医生。


水里的树,生长在半山腰的水库里

想要抓住蜜蜂和那粉白桃花的亲密镜头,却又不得不让过头顶上棉花般可爱的白云。不舍得眼前的每一个角度,每一种颜色,一切都是春的色彩。尽管碍眼的电线让我的镜头左躲右闪,但我的眼睛,还是饱享了春光山色。


波光潋滟,垂柳春风

往上走,再往上走,有家犬,也有村庄。板凳沟,也许那沟像板凳吧,我没有察觉。那里的村民们,熟识了从他们身边擦过的,那些便装的、匆匆而过的行者。不用问他们都知道,我们这些人,都是水库的朝圣者。


一条思念游泳的死鱼

走岔了路,只好绕回来,再往北去,入南马场水库的道口,却给莫名的几个人给拦上了,像我这般的徒步者,不需要交钱,自驾车则不行。过那个民间关卡,三绕两绕,就到了水库边上。


没有这条高高的堤坝,就没有高峡出平湖

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相信,会在那样一个地方,一丁点水都见不到的地方,突然冒出一个水库来,而且是在半山腰上。无法理解,那些水最早是从何而来,也许是后天的功劳吧,让半山腰上这一方碧水,湛蓝依旧。高高的堤坝,说明了水的深度,也说明了水的尊贵。很难理解,为什么要在那样一个地方建这样一个水库,如果照地名来解释,难道为了饮马用么?山上跑马,那几乎是个很遥远的梦了,而隐入水中的水泥路,似乎在诉说,这个水库的年轻。


一条水泥路,潜入水库中

不能用游人如织来形容水库的受欢迎程度,但背着装备的户外运动团队,以及那些开车来休闲的亲友团,随处可见。偶尔几个垂钓客,在湖边自在等候,而岸边不时能见到一些翻白的死鱼,那是谁的功劳,不得而知。


从这个角度,才能看到高峡出平湖的感觉来

每个游人都在尽情享受,高峡平湖的美景,或席地而坐,或闲步木制走廊,或站立岸边石间,他们的快乐,唯一来源,是这片不足2平方公里的水库。


这就是拉拉湖水库,但人们已经忽视了它的存在

去往慈善寺的路,被正午的太阳照的炫目。跟南坡比,北边这条路冷清多了。我所要去的第二站,拉拉湖水库,之前一次乐水行不曾走到的地方,让我大失所望。那已经算不得一个水库了,连私家池塘都不如,而且那水浑的,远看都揪心。我也便没有去靠近它了。


小庙有座藏式塔

回到黑石头村吃了点点心后,又开始奔向北边那个坡上的慈善寺了。超市的店主说,还要五公里。我一听,有一丝惶惑,真还有那么远么?上午爬南马场水库,消耗了些体力,尽管下坡省劲,但吃过饭后,加上老太阳晒着,体力下降很多。结果,在爬慈善寺中途的急坡时,出现迈不动腿的情况,而马路边又没有一处合适的可庇荫处。在感觉快消耗净体力时,一个小庙门在不远处的山脚边冒出头来。


慈善寺内的许愿树

慈善寺是我见过的北京寺庙里,最不显山露水的寺庙,寺里没出家人,供祭拜的也都是新修的殿阁,参观的游人,好像也少烧香者,倒是有不少人,登一处有佛头石刻的岩壁上去挖野菜,这倒给寺庙里添了点农家乐的气息。


慈善寺的另一面,是蜿蜒的山谷

有些疲惫的我,进门后,在10米高藏式塔后面的阴影里,歇了一阵凉。再往里走,除了大殿西侧刻有民国字样的碑林,有些历史内涵外,其他都是新修的。我从碑林后面绕到后山,发现碎石小径上去,还有殿阁,犹豫片刻,看时间尚早,便拾级而上了。


慈善寺里,让我留恋的清净之所

没多远,两个新修的、锁着门的殿阁,相视而立。我坐在殿阁西面护树的石台上,昏昏欲睡,任凭山风鸟语盘旋耳边。那一刻,或许就是我一直意念中的,若即若离的喧嚣外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