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重读潭柘戒台  

2009-05-16 20:21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“山后有潭,寺前有柘”,这就是潭柘寺里幸存的两株柘树

931路公交上,一位住潭柘寺镇的女同志随口说,逛了那么多次潭柘寺,还没逛遍呢,我听着很惭愧。包括今天在内的两次潭柘寺之行,都是不出两小时就逛完了。里面的好,同行的朋友似乎也只能用再普通不过的“不错”一词来形容,具体怎么个好,难于言表,我也一样。


“潭柘寺二宝”之一的2米深“宝锅”

再次看到满山翠绿环抱、山门简朴无华的潭柘寺,心情异常的轻。络绎不绝、衣着五颜六色的香客,和那些进香道上欣喜又焦急的叫卖各种山货的山农,在蒙蒙的初夏日光里,变得新奇又可亲。


流杯亭的曲水流觞是游客的最爱

那些祈福的香客们,满手拈香,极目四望,尽管视野跳不出那九朵莲花瓣样山峰合抱成的山谷,但仅仅是那里的一草一木,甚至空气,似乎已经足够。每个人都在深呼吸,似要把那里的东西尽量多的带走,包括空气。游走在流杯亭与上塔林的游人们,眼中所见,似乎不再仅仅是造型各异的佛像和青砖墓塔,千载岁月给那片山林留下的神奇,已经模糊了游人看物的角度,尽管那些东西,在那里几百年兀然不动,任凭风吹雨淋。


每个角落,每个屋檐,都是一道风景

还有那帝王树,一株据说每换一个朝代就会新生发一枝的古银杏,任何角度,任何相机,都无法完整展现其千年荣耀。只能透过那重重叠叠的祈福丝带,这种凡俗的形式,来证明它的超凡脱俗。


上次是腊梅花开,这次是芍药怒放

穿行在每个殿阁,回廊,都能看到两种眼光:惊讶,和恭敬。恭敬自不必说,不必问佛像的生辰来历,那千年灵气汇聚的天地里,敬拜总是顺应地气的;惊讶,则是为每一个拐角、屋檐,和花圃,那点点滴滴别样的小景致,常常超出相机的表达能力。


与下塔林比,上塔林里的墓塔规规矩矩的排列着

与潭柘之行比,戒台行就从容多了。进门先在大钟台上休憩了十多分钟,渺渺的远山,像雾中的西子,朦胧不可近,却那么安恬。钟声清脆悠扬,似乎能让整个城市听见。尽管耳膜和心脏都随着那不绝的钟声而跳动,但心情似乎并未被扰乱。


大钟台外,远山像云雾般迷蒙

再次行走戒台寺,新发现是,千佛阁遗址右侧有个牡丹园,据说是清朝恭亲王奕䜣的山中别墅,后为京剧大师梅兰芳所青睐,在此修身养性。院子不大,小巧玲珑,确实可人。寺左后身处,有秋千架和网球场,说明戒台寺的开放和搞活。在我还在认为戒台寺里无和尚时,却突然发现了僧寮,且有女施主出入。


千年古松拥抱千年高僧墓塔

今天之行,有三个小意外:一是,朋友在流杯亭试验两次硬币漂流,结果都有始有终;另一是,正要离开潭柘寺,工作人员带一香客来指认柘树,说寺里就剩两株了,有幸得见;再一是,上次去戒台寺就听到一种怪怪的声音,又像猫、又像枭,工作人员最后给我们解开谜底,是隔壁别墅里养的孔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