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风雨黄草梁  

2009-05-02 11:28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
上山的起点处,一切似乎很平和

知道名字,到看到它,中间隔了相当长的时间,包括隔天的下午和晚上,阅览无数驴友的近百篇次文字。终于去的原因是抵御不住美景的诱惑,始终惴惴不敢贸然前往的原因是安全。我不像那几个贸然上山的陌生朋友,到了山脚下,看这山可以爬,便爬上去了。我早知道,那是绿野喜欢而游客少去的地方。过去穿越同样在门头沟的王平到圈门的遭遇,阴影犹存,但最终还是抵御不了网友留下的那些美景的诱惑。




过了那个山角,就是轻雨来袭的坡谷

黄草梁有什么?或许对不同的人,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。对于那些户外爱好者来说,那是一个绝佳的穿越路线,不管团队还是个人,都不会迷失方向,因为沿途尽管荒无人烟但路标明确;对于大部分玩腻了二十里地开外的川底下村,偶然开车转上来,连黄草梁的名字都不知道,就开始爬山的游客来说,爬黄草梁是个自虐行,因为至少要爬始终向上的2小时陡坡,没有那个人身体好到会没有累的感觉,所以网上能看到不少驴友的帖子,给爬黄草梁的前缀是自虐行;而对于我这样一个既非驴友,也不是贸然上山的游客来说,海拔1700多米的黄草梁确实是个锻炼身体,接近自然的好去处,只是背着两瓶6斤多的矿泉水(山上毫无商业,所以想上去的人必须带足水和食物),2小时连续爬坡的锻炼,确实有点超常,以至于爬坡的后半段,不得不每走不足百米便要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片刻。我也因此对“驴友”有了全新的认识:累得像驴一样的朋友,像驴一样根本没时间看天的朋友。




山顶草甸,荒凉肃穆

但不管再怎么累,始终是无限风光在险峰。登顶途中及登顶的风景,确实是给登山者的犒劳。


荒草与灌木,是黄草梁顶上的主题

对没去过的人来说,柏峪村上面黄草梁脚下的停车场往上那一段,真是有点骗人。两旁绿树掩映,沟上蓝天白云,缓缓而上的坡,让你无法想象后面等着你的急坡。登上那第一道山梁,你就会觉得,确实会不虚此行的。滚滚雨云深处,层峦叠嶂,目力所见,如入高原,一切那么渺远又深邃。


黄草梁,荒草梁

继续上行,便要爬山梁左边的那坐山了。这时,或许你还行动自如,或许已经体力不支了。反正我是已经出现透支的情况,下来一段基本没心思再用我的手机拍照了,若是在山崖岬角处,风景绝佳却山风呼啸,吹得人直打颤,以至登山的路上,拍照的手似乎都在抖。

除了窄窄的小路,黄草梁上黄草无处不在

穿过山角那个缺口后,不知是高度问题,还是那个时候其他地方都在下雨,反正上山和下山时,在山的南坡同一段,遇到雨。雨不大,落到被行人踩碎了的黄页上面,窸窸窣窣的声音,似壁虎四处乱窜,似鸡蛋大的鸟儿从这个枝头飞向那个枝头时发出的低鸣。不足半米宽的碎石路,给山间的喜雨打动着,青石变得清秀而湿滑,灰泥变得松软而黢黑。落在身上的雨点,仅留下浅浅的印痕,却湿不到内衣里去。眼前的路,没有因为眼镜上的点点滴滴,愈加模糊。


实心楼,不实心

脚步不停歇的往上,往上,偶一回头,峻峭的孤峰突现在山谷的那头,远处绵绵的群山,与那雨云交织,似梦似幻。身旁,还停留在冬季的各色树木,现出婀娜的姿态,呀呀叫着的鸟语清清脆脆,一直相伴耳边,那么近,却无从知晓来源何处。

坡上的实心楼

经过一段平缓的煤屑路后,眼前一片大开,缠绕在周围的大树似乎一瞬间全都褪去。四周一望,他人文字里的山顶草甸,赫然眼前。北面,是一长条状的峰顶,西面是真正的黄草梁,没有任何返青迹象的荒草如茵。东南面,一大块不知何名的芦苇样、半身高的植物,蔓延到山崖边。南面,伸向另外一群山顶,那里,有所有人都想去的长城遗址。




坡下的实心楼,由此可去灵山

假如是七八月份,满山的黄草肯定变了模样,也许就青葱一色,也许姹紫嫣红;假如是寒冬腊月,满山的黄草枯树,也许都被上洁白的像哈达一样的冰雪,黄与白,成了这里的唯一底色。但昨天是五一,不管是满坡的荒草,还是道旁的红皮桦杨,甚至黄土路,灰黄中透白成了主题。


实心楼和七坐楼之间的荒草梁

看还有时间,在黄草梁顶几乎没怎么逗留,就直奔下一站七坐楼和实心楼去了。走在山顶的小路上,四处是远山和沟谷,太阳从云后跳将出来,原本阴阴的云彩,开朗了起来,山风呼啸、白茫茫一片的荒草梁,有了一种异样的温暖,你的心,也随着那些荒草一样,变得异常柔软。一路被风和疲劳双重夹击,前半程照相一直在抖的手,在往实心楼的路途,才感觉些微的缓和。


红皮桦杨林与荒草交织

同一拨上山的两位中年男子,问去过实心楼的我,说与七座楼有什么区别,我语嫣不详。可以通往灵山的实心楼,好像中间也是空的,跟“实心”这个词还有点距离。但跟七座楼比,它有关的作用,因为在它的城墙外,还有平地,而七座楼外面,则是悬崖峭壁。在那些破败了的碉堡和城墙间,看到的只是历史遗恨,它们经历过什么,对我这个缺乏历史知识的人来说,无从了解,而我的手机相片里,能留下来的,只有古朴和沧桑。旧时的一切,似乎都成了现时的追怀,和赏玩。

七坐楼上写着:沿河城与敌台

很难说,看到那些残砖断瓦,破败的碉楼,在我心里会有多少感慨。只是登临其上,极目一望,想象那时的军人,驻守于此,确实有驻守塞外的感觉,茫茫四野,渺无人烟,只有清冽的寒风和永无只言片语的青山相伴。不像我等,只一过客,带着欣赏,留下影像,丝毫没有无奈和冷寂。




阳光下的七坐楼

在七座楼东面一座碉楼顶上,席地而坐,享用不太丰盛的午餐。太阳光,被缠绕在左右的山风夺去了温暖。天上的雨云,也渐渐变成了薄纱云,远山越来越清晰可见。山谷深处的村镇,也显得那么可亲可近了。




天空是这些残存的碉楼的延伸

预先就知道,上山时间会很赶,赶6点55头班车929支线到斋堂,叫个车上去,到柏峪停车场爬山起点,就已经10点了(这都已经算很顺利了),一般上山至少花2小时(我花了1小时45分),从黄草梁去实心楼和七坐楼来回至少1个半小时,下山又需要1个半小时,从柏峪停车场到斋堂又需要40分钟。而929支线末班车过斋堂是4点20,如果不想在川底下村过夜,想搭公交回城,几乎只有毫不喘息的走,才能赶得及。而昨天下山过川底下村时,因游客太多,还在那里堵了近半个小时。




在七坐楼顶眺望

所幸,昨天遇到了两拨好心人。一拨就是刚才说到的,同时上山的两个中年人,上山时没追上他们,他们大概除了相机什么都没带,结果下山时赶上他们,其中一个问我要吃的,他们愿意载我回城。而真正载我回城的刘先生,他也是一个人上山的,隔天在川底下村住,就这么溜上来的,看有山,就爬。比我早上,到山顶我超过了他,但没注意到他,他注意到了我,还说,如果我不去实心楼,他可能也不会去了。在实心楼返回的路途碰面了,他没带吃的,我很愿意分享。看我还要去七坐楼,他说走得慢不去了,就一个人先下山,等我去追赶他。结果在快到柏峪停车场上面的那道山梁上赶上了他,就搭了他的顺风车回了城。




风云变幻的黄草梁

回想一下,原本战战兢兢的以为会走迷失的安全问题,丝毫不是问题;而且,怕赶不上回城公交,也因为好心人大有人在,所以也不是问题。但对于我来说,爬坡的难度,确实超出我的意料。尽管之前无数次户外行很少背包,但昨天再累,背包上去确实非常明智,因为山上,除了自然的风和景,什么人为的东西都没有。

这就是疲累却满载的黄草梁之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