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孩提的梦  

2009-06-13 14:32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你三四岁才会说话的”,母亲早年这么说时,我深信不疑,后来,慢慢觉得有点狐疑了,我发育有那么晚么?不过,这样的事,除了父母,大概也无从查考了。跟开口说话一样无从查考的,是孩提时的梦。

记得很清楚,读高二自家盖楼房前,家里是坐北朝南三间正房加西厢房往南伸的一间厨房加一间牲口房,都是半截泥墙,青瓦屋顶。逢大雨天,厨房总要遭殃,弄的满地小水坑。哥、我,还有慢慢老去的奶奶,住在阴暗的西厢房里。西厢房东接堂屋,南连厨房,只东南角有个窗户。每天至多两三小时的阳光,坑洼不平的乌泥地,印象里总是黏糊糊的。

那时,生活极其简朴。比我仅大1岁的哥不爱待见我,总跟比他大的孩子玩。除外出跟小我的孩子抓鱼摸虾,若在家,爸妈住的东厢房,怕父亲的斥责,很少进去;堂屋里,除搁一张南方最寻常的八仙桌,空荡荡的再无更多家当,西北角的房梁上,很长时间里一直搁着爷爷的骨灰盒,有点胆小的我,很少一个人在那里逗留。只有西厢房,是幼年的乐园。

爷爷在我记事前,就没了。记事起,富农出身的奶奶,很少出门,也已不像街坊邻里传说的,抽旱烟了。她总坐在那张跟她身材比大得多、也深得多的床的沿上,一坐就是一整天,始终保持一个姿势。我从远处回家,或在屋里调皮时,她会唤我的小名。小不点的我,很难猜出,年迈的奶奶,默默地坐在那里,在想什么。

西厢房东南角窗下,摆着一张乌黑的方桌,那是我和哥的写字桌,也算是我的游乐园了。不管从哪方面看,我的性格,就是父母所说的,斯文型的顽皮。不会咋咋呼呼,也不会大吵大闹,但在那里,总会闹出一些小小的坏事来。在那张桌子上,拆解过家里一台停摆了的闹钟,发失败过一次黄豆芽,弄坏过奶奶的银首饰……当正午的暖阳照进那方寸的小天地时,我那幼小的心灵,便莫名的兴奋起来,希望每天的愿望,都能马上实现。

睡觉,是西厢房的主题之一。有好几次,半夜里发现自己躺在冰凉凉的地上,也有好几次,隔夜还睡这头,第二天早上起来换到另外一头睡了。做梦是少不了的事。年幼不喜读书只爱玩水的我,梦里却总是这个城堡那个城堡的,跟现在日本动漫里的一样,阴森又黑暗。我似乎总是在逃跑,逃跑,难得有去追杀别人,当英雄的时候。好几次,被什么人追到悬崖,突然跌下去时,醒了。一看,一起睡的哥还没醒,奶奶也还睡着。

西厢房外,一直有一株老槐树,有一年雷雨交加,劈断了一根主杈。自那以后,夏天时槐花开得也不怎么盛了。

不久,我就进城去读书了,只寒暑假才回家。那张乌黑的书桌,也不再是我的乐园。奶奶始终倚在那张似乎结婚几十年从没换过的大床上,蚊帐开着,是醒着,关着,是睡着。蚊帐里到底有什么,到她故去,都不曾了解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