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窑厂厂长的儿子  

2009-06-17 23:47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很多次,朋友熟人问起,小时候下地干过活么?作为农民的儿子,我总会答道,下地不多,还不如在窑厂干的多。造成这个情况,跟父亲做了很长时间的窑厂厂长有关。

记不清从哪年起,我就在自家的院子里,帮爸妈做瓦的坯。那时不像现在,合适做瓦的泥土到处都可以取。晚上,在自家院子的空地上,用毛竹架上几盏高亮度的白炽灯,父母和我跟哥两个孩子,短衣短裤,在蚊虫的围追堵截下,不停地扭动身体,因为双手要么是在不停地将泥糊到做瓦坯的木桶模子上,然后旋转木桶模子,把瓦坯弄得圆圆滑滑的,要么是拿着模子带着瓦坯,去放到另一边的晾场上,然后撤掉模子,让瓦坯留在晾场上晒干,两只手始终没有空闲的时候。直到晾场上满是瓦坯,新的瓦坯无处可放时,才熄灯收工。

印象里,在家做瓦坯的时间并不长,更长的记忆,是帮父亲承包的窑厂去干活。那时,父母有个规矩,平时上学期间,不用去父亲的窑厂帮忙,但等放寒暑假了,才去。母亲说的,也是为自己赚学费。因为父母要在队里找帮工,一天五块钱的工钱是不能再少的了,我跟哥去帮工,就可以省两个人工了。

尽管母亲并不反对让我们去做帮工,但终还是有点心疼两个儿子,所以,凡是挑担的事,绝不让我们去干,只让我们干靠臂力的活。那时,刚开始放《少林寺》这样的电影,小孩子们很少不迷恋武术的。加上那个年纪,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,每天拉车子搬转头,反倒没觉得怎么着。而且,在窑厂干活还有一个方便,要想炼武,可以先练掌功,拿手掌去劈砖头啥的,窑厂多的就是残废了不能卖的砖头瓦片啥的。

忘了哥是否喜好练武了,反正我是乐此不疲的练习劈砖头。薄薄的青砖,一块一块的垒加上去,然后伸开手掌,一把高的青砖叠,猛一下全部劈断。两三百斤重的砖头车子,一拉就走,而且一拉就是一整天,甚至很多成年的帮工,一天干活的量和速度,都不如我。

在窑厂帮工,最辛苦的,大概要数夏天去卸窑了。一窑的砖瓦烧好后,需要把垒在窑洞里烧好的砖瓦搬出来,我们老家的行话叫卸窑。这时,往往因为窑内部比较封闭,如果想要砖瓦的温度降到室温,那需要等很长的时间,那样就会耽误销售。所以,在砖瓦还有三四十度的温度时,就要开始卸窑。若在冬天,除了累点,多少是个美差了,毕竟一天到晚手上拿的是温温的东西,但是在高温酷暑的夏天,那简直是一种惩罚。烧过的窑内,有很多的灰,进窑之前,先得全副武装,戴好草帽手套,穿好长衣长裤。在30度以上的大夏天,这样一副穿戴,别说进去了,在那里站两分钟就浑身是汗。进去以后,不管怎么流汗,不能随便擦,因为身上除了眼睛部位是干净的,其他全都是灰,只能任凭汗水四流,都不能随便擦,特别是眼睛部位,否则没法干活了。这样进去干一个半小时,就得歇工一次,到窑外来或喝盐水或喝酱油,以补充失去的盐分。一天下来,灰尘可以洗去,脸也可以恢复白净,就是手掌的颜色无法恢复了,除了掌心接触不到砖头的部分还是白的以外,四周接触砖头的部分,全都红了,因为三四十度的砖头,在温度稍低的手掌来说,还是高温的东西。

对我和哥来说,在窑厂干活,只是出力出汗,累一点而已,但对父母来说,始终还要担心这一窑的砖瓦,是不是会坍窑。堆在窑内的砖瓦,在烧的时候,就可能会因为应力不均等问题,堆好的砖瓦发生位移,导致很多砖瓦变形。若烧的时候没问题,烧好了,从窑洞顶上往下灌水时(小的窑厂愿意产青砖主要是因为卖价高,但需要加冷水冷却砖瓦这道工序),又有可能因为应力不均等跟烧窑时同样会发生的问题,导致很多砖瓦变形。那些变形的砖瓦,有的像面包,有的像麻花,能给我拿去练习劈功算不错了,大部分只能废弃。

也许是因为在烧窑的工艺方面,父亲一直没找到手艺好的工程师,以至每次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损失。不善于做销售的父亲,再倔强,再努力,始终逃脱不了改行的命运。父亲刚开始承包的,还是集体所有制时他就在做负责人的那家。干了好几年,除赚回来点砖瓦,盖起了自家的楼房,没多余的钱。后来转行干了一阵子贸易,没啥大收获,便又重操旧业,承包了外婆家村边的窑厂,还是没啥大改观,母亲不愿意再帮父亲干了。没有母亲的支持,父亲更难维持了。

在父亲放弃窑厂生意前,我就已经断绝了跟窑厂打交道的日子。那是在读高三时,一天,父亲依然叫我去窑厂干活,不知怎么的,我赖在家里死活就不愿意去。看僵持不下,母亲帮我说了句,“也快高考了,就算了吧”。就这样,从小学五年级起就开始的窑厂帮工生活,就此止住。

而在我脑海里,烙印最深刻的,是孩提时的一个冬夜,空荡荡搬空了砖瓦的窑洞内,躺在温暖而又柔软的柴草铺就的床上,高高的窑洞顶口外,青黢黢的夜空神秘无比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