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高中,山南旧事  

2009-06-21 22:52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年春节里,三十几位高中同学,在与学校一山之隔的虞山北麓的一处酒家里,相谈甚欢,二十年前各奔前程时,并没有痛喝的酒,那个中午,给补上了。那天,下了整日的雨。

印象里,母亲、大姨,和两个表弟表妹,也是冒着跟同学重聚时相似的江南喜雨,送我过那座老城里最常见的一步桥,去到那个孤岛一般的高中里去念书的。中学西面,连着自来水厂,两家单位四周环水,形成孤岛。对水乡小城来说,四周环水并不稀奇,因为城里满都是河,又那么窄,遍地的桥,通往学校的桥也没什么特别,青石路,也是弄堂里常见的那种。出中学西北门,是一个河梢,浅浅的码头,码头边全都是古朴的二层木质小楼,拍古装剧都不用修饰,只换些行头招贴便可。也真是难得,有一年电影《聊斋》去那里取景,我们这群从没见过拍戏的学生,便去凑热闹,一场颠轿子的戏,几个轿夫抬轿从那个小转弯处过,就这么二分钟不到的戏,看的我们这些不曾见过外面世界的乡下学生,足足回味了一个多月。

南方的风俗,一般大门要朝南开,但中学南面正好是那条蜿蜒市区的大河,只有北面还有些小空间,所以校门只能朝北开。校门东侧有条小石桥,过小石桥奔北,是青瓦白墙南方民居夹道的小弄堂。弄堂的某处,住着严肃又和蔼的班主任。

学生们的天地,实在跟周围这些河与小弄堂,关联不大。学校南部的操场与大河之间,隔着高高的围墙,打篮球都很难出界,目光所及,仅是河对岸楼房的屋顶。体育方面除了体力鲜有特长的我,喜欢在操场西北角的单杠锻炼区活动,也打乒乓球。唯一正式参与的一次乒乓球比赛,平时水平比我差的同学,一下子把我赢了,尽管有十二分的不服气,但乒乓球,这一小学就开始练习的项目,高中毕业后,便越来越陌生了。

操场北侧,是几排灰色的两层教室楼,印象里,我们始终在最靠南的那排二层上课。授课的老师,如今能记得的,已寥寥无几。我的功课,除数理化,文科不大不灵光。因为性格好动,高一时就参加了天文兴趣小组,有一次日全食,老师派我一人到操场上候着。那时,学校里也没什么观测设备,我只拿了一块墨色的玻璃,在太阳下等着,当月亮接近太阳时,我便兴奋地大喊大叫,呼啦一下子召来了一大堆学生。

一直在数理化方面成绩还算可以的我,业余学习兴趣所在,也还是数理化为主。学校图书馆,是我接触别样世界的很少几个通道之一。《百科知识》、《飞碟探索》,那些早已不翻的杂志,是高中三年的精神食量,从那些无法深究的奥秘解读里,满足了那个渴望触摸不同世界的年轻人的梦想。高二时,参加了计算机兴趣小组。看到老师在计算器上,编了一段小程序后,居然能出现变幻的图像,和简单的小乐曲。现在想来,那变幻的图像,不就是微软操作系统自带的屏幕保护程序么,但在当时,简直跟看到外太空照片一样震惊。

当然,我也有一些赶时髦的兴趣,比如围棋。那年月,正是聂卫平在中日围棋对抗赛中创下三连冠佳绩的时候,同学们也包括我,偷偷在课堂上,用细方格纸做棋盘,铅笔为工具,在方格纸上画空心圈为白子,实心圈为黑子,吃掉的棋子就用橡皮擦去,就这样一下就是一年多。那时,我大概输多赢少,赢多的,还是那些城里同学。我也曾迷恋集邮,可那种有点贵族消费的兴趣,实在无法坚持。家里并不殷实,供养正常上学尚可维持,况且,我也不忍心让家里为我的个人兴趣,再添负担。

兴趣归兴趣,真正能在宿舍里娱乐的项目,则是听音乐,练气功,和穷侃了。那时,齐秦、费翔,是男生的偶像,女生的偶像是哪些,好像从没关注过。练气功,是觉得好玩,那时,因为《少林寺》的热映,练武术和气功,变成了年轻人的时尚,加上同宿舍的同学也有练的,自然更是乐此不疲了。穷侃,大概是所有住校同学打发无聊时光的一个好方法吧。同宿舍有个东乡的同学,戴眼镜,很文气。不知怎么一二来去,我跟他成了宿舍里的一对活宝,每逢熄灯前后一刻钟,基本上是我们两个的对口戏时间。

年轻人,总有意气风发的时候。一次,食堂擅自,我们住校的同学一致认为,食堂擅自给馒头(南方人的叫法,北方人应该叫包子)涨价。一大拨住校的学生,一致行动,一大早到西北门外的码头小街去买吃的,没去食堂买馒头了。这次统一行动,居然达到了效果,食堂次日又把包子的价格调了下来。

另外一次更加意气风发的事情,发生在高三最后一个学期。上语文课时,一个靠北窗坐的同学,忽然悄悄在同学间传递消息,大家齐扭头向北窗外远处的青山张望,山的东北角似乎有浓烟冒出。大家用征询的目光,注视着戴金丝边眼镜、瘦小文弱的语文老师,她很犹豫,但用商量的口吻说,如果大家认为应该去,那就去吧。大概十来个男同学,包括我,穿过北边那条小弄堂,和山南的几个小风景,等快跑到出事地点时,从事发地传来消息,确实着火了。次日,同样的天象出现在北窗外青山的那边,语文老师无二话,你们要去就去吧。结果,没着火。

那个年代,“递小纸条”被赋予了跟“早恋”一样的含义。但高中了,青春萌动,是很自然的事,眼中钦慕的对象,也许是同窗,也许不是。而环肥燕瘦类的议论,在那时的电影里都很难见到,宿舍里同样难得传播,大概只是在各自的心里,生嫩根发嫩芽而已吧。

当然,也有与“递小纸条”的刻意低调绝然相反,非常张扬的表现发生的,那就是在照片里。快毕业时,同宿舍的几个同学,上北面的青山去留影。每一张脸上,写着单纯,和无畏。但不管是夹克、西装,还是中山装、紧身裤的后面,都是热切又迷茫的心。

毕业二十年后,那群曾经单纯又无畏的人,留在老家那座小城的居多,每个人的生活,早已各不相同。二十年前,同桌高考模拟考试,50分作文题他得40我得20;二十年后,他在做工程师,我却靠文字为生。

毕业二十年后,原来的高中变成了完小,北面的小弄堂,已变成新学校的操场。青山南麓的景点,也已变成别墅区。

毕业二十年后,才觉得,高中,很单纯,很阳光。岁月还没太多改变同学的容颜,但那些过往的情景,和轶事,已渐渐淡忘。然而,为了那段共同拥有的过去而聚会的念头,却愈发强烈。因为,那个地方尽管早已面目全非,却始终是心灵的家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