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我的小学  

2009-06-07 21:17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每逢回家过年,去姑妈家走亲戚时,总会路过曾经就读的小学。那里已是当地某个裁缝老板的厂子了,西面那个小小的池塘,早已飘满杂乱的浮萍,失去了灵性。尽管每回去池塘西面公墓里哥的坟头去默拜,常会东望近在咫尺的小学围墙,但再没踏进那块土地。

哥仅比我大1岁,却经历了比我丰富得多的小学生活。他进学那年,赶上“文革”尾巴,还会在课上喊口号,我一直遗憾着,没亲见那样的日子。轮到我进学时,忽然有了幼儿园的概念。有意思的是,那些比我大1岁以上的学哥学姐们,有不少连留级的资格都没够上,从一年级(因为在我念书之前,没幼儿班)掉到了幼儿班,跟我们这些小屁孩一起重做“幼儿”。

印象中,我似乎只交了2块钱的学费,上了一个学期的幼儿班。2元学费换回来的,大概就是,几本书,几本练习册,一张矮桌子中的一半,以及那个矮矮胖胖、腿有点瘸的女老师的陪伴。女老师一直在这所小学里教书,而且一直带幼儿班,乡里的口碑很好,因为腿的不便,更为父母辈所敬重。女老师教了我们什么一点都不记得了,有点印象的是,总管着我们的午睡,谁要不老实,总会被她罚出教室去站着。

从幼儿班每天扛着板凳去上学,到二年级评上少先队员却因为没买到红领巾而没能当上,那段日子在我的记忆里是空白的。印象里,两排白墙青瓦顶的教室前,稀疏地植些南方最常见的槐柳。教室西端是一处浅浅的小池塘,大概因为顽皮的同学,下课或放学前总闲着没事往池塘里扔石子玩,所以水面上从没见到过鱼。教室东端,连着被踩得发白的土路,沿着那条蜿蜒在田间的土路,我和哥两个,一前一后,五里地的样子不用二十分钟就能到家。

在读四年级时学校才买到红领巾从而正式成为少先队员前,我的学业大概只能算是马马虎虎。那时,父母都在集体企业里做事,我和哥的学业从来不管,只要放学后不出去野就好了。而老师们,大概看我有点憨得可爱,总安排一些拖鼻涕的女孩子跟我坐一桌,我也没啥意见。

印象里,五年半的小学生活,最特殊的是读四年级时。四年级打过一次架,双方都皮开肉绽,班主任,一位斯文而又不失威严的女语文老师,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,什么也不跟我说,让我罚站。后来肚子饿得厉害,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,才说,让爸妈来领回去。

也是在四年级,从本乡一个很远的大队调过来一个年轻男老师,长的五大三粗,印象深刻的,是他的特殊教育方式。在课上,不认真听讲,回答不出他的问题,或者交头接耳……反正诸如此类的事吧,他都会眼睛盯着那个同学,面色严肃地走过去,然后揪住同学的耳朵从凳子上往上拎,直到不能再拎为止。印象里,在我身上也发生过一两次这样的拎耳朵事件。

如今,小学早已搬到新址,盖了全新的校舍。喜欢拎耳朵的男老师也早已失去信息,小学同学除了可数的两三个有印象外,其余已没有联系。除了小池塘还在,那片小天地已经完全变样,包括,无法还原的回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