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我的大学  

2009-07-14 21:05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北京的同学,只要有外地同学过来,就会找地聚会,一季一次的样子。在大学里时,反而没有这么频繁的聚餐。

很难说,我对大学有什么特殊的印记。那个紧靠长江(也因此每年都有走失学生的事件发生),围墙很少,临近农家的牛都能跑到操场上的一个大学,对刚脱离农村的农民儿子来说,似乎有些不太适应。而我的学校,早先一直叫农机学院,学校里几个非常硬朗的专业,都跟“农”有关,我读的企业管理专业,在学校里属于后辈学科,老师都很年轻,说话总留着分寸。

光看学校当时的特产——校产草莓酱,就知道,“农”字做得还很有味道。每到暑期,农产品深加工专业所属的实验室,就会生产出一些自制的草莓酱来,供学生作为礼品带给家人,其受欢迎程度或许要超过镇江的特产——肴肉的。因为那些博士后弄出产的草莓酱,尽管包装寒碜的可怜,但味道确实独特。

跟“农”沾边的学校,大概就跟美女有些远离。除了跟外语沾边的几个专业女生稍微多点,长的稍微好点外,工科专业基本上连女生都少得可怜。如果哪个男生青春萌动的不行,就只能瞅周六晚上的机会,去学校的舞厅里踅摸了。其实,舞厅里,应该说个个都是美女,梦幻般的灯影下,女生们多多少少都会化化妆,且正值女大18变时,怎么也是曼妙年华,反倒是男生,那时基本上不是长粉刺,就是尚缺成熟男人气概,甚或有些还没长开。要在那个年代还挑三拣四,没女朋友也就怨不得别人了。

当然,同学之间谈爱恋的也不是没有,一般都是俊男配型女那类,除非男生很有个性。那时,什么户外啊驴友啊,都还不存在呢,跳舞算是一种特长,但如果迷恋那个总让人觉得不太正经,朗诵个诗歌啥的听上去很酷,但对女生来说也属隔靴搔痒,不得要领的。

在同班的男生们周末晚或结伴去学校旁小镇录像厅看周润发的《英雄本色》,或在楼下买瓶啤酒再叼根香烟一起对吹时,我却猫在图书馆或自己的床上看书,看不知道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名著,从古至今,从中到外,凡是听到看到提到的名著,我都想办法从图书馆里去借回来读。那些文字,老实说过目就忘,留下什么?不知道,也没想过。能那样坚持,只是因为,在大学第一学期,就在校报上登了一个豆腐块文章,得了5块钱的稿费,兴奋得不行而已。偶或,还会在某个残阳如血的时分,回味着友人来信中的青涩故事,萌生许多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感触,那是一生中难得的孤独而温暖的时光。当时那么渴望想把那些情调写下来,但是不能,因为没有那样的技巧,也羞于在班里被人戏谑,想做文青啊。

我的学业只能说中等还算稳定,而我的情绪,大概是因为看了太多名著,总是起伏不定。大一第一学期,我的三门考试科目有两门全班第一,到大二,竟然出现了两门挂红,一本数理统计,一门体育。数理统计不及格实在是无奈,谁叫我天天抱着名著而不是高等数学看呢。对体育不及格,我始终觉得老师有偏心,明明我的其他几个分项成绩都超过70分了,平均下来怎么也可以达70分的,为什么其中一项不及格就不给我及格呢?为什么同班女生有分项不及格但总分却是及格的呢?这个怀疑让我在后面的小半个学期里,撞见同学都觉得人家在不怀好意的嘲笑我,每天都在问,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笑话我,为什么?后来不想自通了,其实人家根本没想啥,他们的笑,也跟我的体育成绩不及格毫无关系,只是出于必要的礼貌。

印象里,大学四年班上给我开过两次生日PARTY,因为我身份证上的生日,正好在圣诞与元旦之间。同学们喜欢过圣诞节,但学校一不放假,二不鼓励在圣诞节搞联欢。而元旦只是个普通的小假,也没意思,恰好我的生日在这两者之间。于是,同学们乐于把我的生日当晚,变成一个HAPPY的日子了,这也算是父母给我创造的一点点小意外吧。印象里,在班上一直寡言少语的我,变成联欢的主人时,特能说。而当大家平时在班上发言时,却很少听到我的声音。

寡言并不代表安静,从大一起,我就参与了学校的武术协会,每天早上起来,顶着严寒拔韧带,结果一不小心,韧带挫伤,贴了一个多月的跌打止痛膏,贴的肌肉都发青了,每天上课都得惦着脚尖去。自那以后,再不敢练武了。但另外一种“舞”,因为缺乏兴趣和拍档,浅尝辄止了。不过,对于足球,这个原本在高中有机会但没玩的运动,却在大学里,有了一些长进。只是,我的腿功实在太差,看同宿舍青海的同学玩得那么顺溜,跟变戏法一样,实在只有佩服的份了。

那时的学校里,几乎没有勤工俭学,学校不允许摆摊啥的,也没太多大活动需要义务劳动者(现在叫志愿者了)。那时,我参与的唯一一次大型活动是百科知识竞赛,得了个一等奖。这大概也跟我的喜好有关,不管是大学时还是后来,闲得无聊时,总喜欢看地图,记一些毫无关联的东西。这种兴趣爱好,帮了我,在同系12个班级中胜出,得了记忆测验——百科知识竞赛一等奖。如果现在再来做百科知识竞赛,大概要傻眼了。

很难说,大学同学之间的相处,是否跟社会交往更接近一些。那时,确实没有现在这样的社会环境,那个年代,大家毕业后就各奔前程,甚至在毕业时,很多人感觉一辈子再也见不到面了。而大学时跟谁经常玩在一起的,到社会上后很可能就是另一拨同学了。由于我经常看名著,又很少有娱乐项目,所以平时,也就是睡觉前,跟同宿舍同学有些沟通,上课时,会有一两个谈得来的同学,但都不是死党那种,那些曾经熟悉的,现在都很少联系了。跟老师也是如此,不管是辅导老师还是任课老师,只是相处还可以,并不见得印象非常深刻。因为,我的功课并不出色,加上也不会讨老师欢心,只是个中不溜的学生。

在四年中不溜的状态中,熬到了大学毕业,毕业时,却很费劲。先回老家常熟找工作,未果,又来北京找工作,又未果,从北京回去后第二天,就落定在了南京。忙忙叨叨了一个多季度工作的事,一夜之间就搞定了,觉得是命。

四年大学时光里,还有件小事印象深刻。因为牙龈长智齿,疼的厉害,没办法,去学校医院配苦得直流眼泪的消炎水,也无济于事,于是只能用液氮割掉那倒长在口腔内测的智齿。打麻药,液氮切割,最终无创的做完手术,看到那小小一块自己身上的肉,再回想自己的肉烤糊了的味道,真觉得,似乎脱了个壳。

想想,四年大学,那样默默过去,但人却跟做了那个智齿手术一样,获得了某种新生。高中时,自己像风筝,家在另一头。大学毕业,自己不再是风筝,而成了一只单飞的鸟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