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灰色的先农坛筒子楼  

2009-08-02 09:36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如果只是个游客,肯定不会注意到,在南城先农坛北门内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左手边,居然还有一个平民区,六七幢三层筒子楼,灰砖灰瓦,墙没刷白,青砖历历在目。楼与楼之间的院子里,充斥着乱七八糟的杂物,视线只能在十米之内,抬眼,也只能看到杂物顶上的树枝。走廊下,到处都是各家的厨房,和杂物间。若在冬天,想要穿越,怕是要非常小心才是,以免碰倒了高高摞起的煤球堆。

两排筒子楼之间的那条不足百米的小巷,一曲三拐,因为很浅,也谈不上是什么巷。时不时,会有些卖糖墩小风车等杂货的伙计,也或有收破烂的,蹬着三轮车,在灰泥巷子里吆喝,那声响,尽管没侯宝林大师相声里的那么夸张和纯正,但总之若心不烦,身无事,总也是一种情调。

更多的,还是那半夜的枭鸣。先农坛内参天古柏随处可见,灰青的有点阴沉。不知在哪个树枝深处歇脚的鸟儿,白天总跟邻居家的瘦大爷一样,蔫蔫的不出声响,但等到了黄昏时分,忽然像公园里练歌的阿姨,长一声短一声的,此起彼伏,让无着落的心,也跟着它一松一紧的。青灰色的夜空,也变得更加神秘莫测了。

三层的筒子楼,楼梯间被小心的邻居们充分利用起来,那狭窄的楼梯间,正好够一个人使用,另外也很公平,每家轮流一周清理厕所。还有一个需要轮流干的,是收水电费。整栋楼只有一个水表一个电表,每月的某个日子,就会有邻居半夜打个手电来敲门,要收电费了,你家这月分摊几元几角几分。人家甚至还预备好了找零的分币,等着一分一分找给你,一个子也不肯少给的。

楼上的人家,几乎把公共走廊全部都改造成了自己的厨房和纳凉之所了。尽管走廊顶棚上的墙皮像老去的树皮一样行将就木,但那根据说唐山大地震后穿上的铁棍,从前到后穿堂而过,似乎真的有了镇压作用,那些墙皮死而不僵,住了两年,没有一快掉下来的。若真是掉下来,不是砸在灶台上,就是砸在煤堆上,或者是闪身而过的住家上。

筒子楼间的空气,几乎是凝固的。阳春三月,当院里的树荫遮到走廊里时,每家的主妇,便开始将冬天没烧完的煤球堆,用各式塑料布遮盖好,放上平时不用的板凳和长棍类杂物,同时里里外外的墩地收拾屋子。夏天来了,每个普通的木门外,会再加一道沙帘门,为的是防蚊虫。那些活蹦乱跳的年轻人和中年人,都在先农坛北门牌楼外的马路口上,边看着熙来攘往的人群,边唠嗑去了。那些腿脚不便的老大爷大妈们,则在自家沙帘门外,摆一方凳,摇着蒲扇,耳朵里听着屋里电视里的咿呀声,凝望着院子里罩得密不透风的树叶,神思飘曳。

秋天来了,巷子里便会出现那些像是刚从煤矿里走出来的卖煤人,蹬着载得满满煤球的三轮车,吆喝街坊四邻。最积极的,往往是那些大妈们,有事没事总会来一句,煤球多钱一个啊?5毛。5毛贵了吧?我这是实心的。实心的也要不了那么贵啊?这样的对口相声,每天都要演出无数次。但那些看似憨厚的卖煤球小伙们,多多少少总有些收获的。他们的车上减了份,走廊里那些曾经被塑料薄膜覆盖的煤堆,便又增高了许多。

筒子楼里,冬天最长了。一股煤球味混着煤烟气,在那个小小的方寸之地,久久无法散去。原本灰色的世界,更加沉重了。曾经在马路上,牌楼下,巷子口,走廊上,赋闲的老街坊们,个个都猫在屋里了。屋里的采暖炉上,放着冒汽的烧水壶。长长的烟囱,总会根据家里逼仄的布局,左右逢源般的延伸到墙外去。一缕缕青烟,便从那伸在墙外的烟囱口,幽幽的融入到那个干燥而又乏味的世界里去了。

“有房子了,赶紧离开吧,这没什么可呆的,我们是没办法,我要搬了,一辈子再不回来了。”街坊这样的话,也随着那片低矮的,一直被人忽略的筒子楼的消失而消散了。当再一次踏上那方寸空间时,一切灰色都不在了,只有绿色的街心花园。穿越那个街心花园后,心理便说,不再来了,那里已经没有过去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