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博闻旅游指南boowen.ne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留在城里的这一天,转城  

2010-02-14 11:54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乐水行,大概是唯一能让在广场打旗的民间队伍了吧

本来,我应该能在牛年的最后一个晚上,把这篇不长的文字,写完。但是,最终拖延到虎年凌晨才得。不是因为春晚,而是,很多的朋友,都在线上,也有不少跟我这样,留在北京的未归族。


我所不熟悉的菖蒲河,天安门东那一段

今天(严格来说应该是昨天了)的行踪,原本觉得,是两个孤立的行动。乐水行,尽管参与三年了,仍是我之兴趣所在,昨天依然见到了好多的大小朋友们。下午的绕城行,却是前一阵的临时设想。原本想怂恿乐水行的张俊峰程景他们两个走个空前绝后的路径,结果俊峰觉得那样不太现实,给否了。


全世界都熟悉的金水河

大概是在媒体行业呆地得时间太久的缘故,我总迟到,今天到时已迟到一刻钟了,好在他们刚想走还没走。让我受宠若惊的,是许久不见的杨春林老师,都埋怨我,怎么好久不见人影踪了,问我去哪躲着去了,呵呵,我能躲哪啊。其实,他也应该理解,一是我即使参加乐水行,基本都是跟张俊峰的长线组,张祥老师的短线组,很少参与,除非特殊安排时。而有一两次特殊安排我有时间去参与时,包括上次走世纪坛,杨老师又都没出现。看来,见面,也是要靠机缘的。


冰封的银色筒子河

上午的常规走水活动,从南池子南端靠天安门的菖蒲河起,到什刹海东岸鼓楼前的后门桥。菖蒲河在哪,走之前,大概也就是地图上看到过,以往溜过贵宾楼饭店,真没注意过,西面沿长安街的高墙后面,居然有河。结果没走多远,就跟去天安门的游客混到了一处。执勤的街警看到我们队伍中拿绿旗的志愿者,还挺警惕,赶紧过来制止,弄明来意后,还是让我们收起了旗帜。


筒子河东北角,电视里常用的一个角度

冰封的河面,与天安门里寥落的游人一样,行色匆匆。太阳落在身上,倏忽间消失了的一样,不觉温暖,也没寒意。大概是春天终究已经来临,敲打的冰层咯咯咯的钝响,似在挣扎,裂纹像蛛网,四散开去。


地安门东大街南边,已被推倒的四合院

曾经的皇城根,在冬日里变得异常内敛。深宅大院隐于干枯的树枝间,灰色门楣的庙宇,也比山间的规制小很多。之前没发现,同行的小志愿者朱子熹的父亲,居然对二环内老北京文化和现当代历史如此了如指掌,滔滔不绝地分享着某个楼某块地的来龙去脉。


这是一个容易让人怀旧的地方

可惜的是,对二环内特别是皇城根周围片区的掌故,我们只能越来越依靠照片来保存记忆了。在地安门东大街南边,一大片已被推倒的四合院,杨老师站在瓦砾堆上,跟志愿者们解释,啥叫四梁八柱式的建筑。而我能做的,只是去那些断壁残垣间,寻找所谓的印记,以及沧桑感,那些枯萎的老树,孤立在寒风中。


正在修葺的“通惠河玉河遗址”

我问张俊峰和中途过来的王建老师,为啥在后海东南面一带,出现了“通惠河玉河遗址”,他们的说法,大概意思这条河其实是通达通惠河的,而且古代玉河跟通惠河有共同的责任,漕运。河的遗址上,只能看到几块码头残石而已,河的实质——水,早已踪影皆无。


从后门桥上回望玉河

今天的乐水行,我跟几位老同志,分享了一个小小的心得。我说,世界上有两种非常简单的动物,但就因为一种比另一种,多了一种颜色,寓意却绝然相反。全黑的是乌鸦,象征不吉利,而黑白分明的是喜鹊,象征喜庆。看来,自然界的道理其实很简单,一黑不白,不善也;一黑一白,善也。我这个貌似的理论,得到了张祥老师的赞许,呵呵!


乐水行队伍里,来了个好奇的小伙子

原本想,今天是否也会有跟我一样打单的人,结果,大家都归心似箭。尽管仍旧坚持来走水,但都不能不回去吃午饭。最终,我跟杨老师一起从后门桥走到鼓楼大街地铁去的。一路上,他跟我提了很多设想,包括骑车走完大运河全程,我是想而不能啊。希望他能运作成,到时我也好去随喜。


张祥(左一)老师说,这张照片是在践行我的“黑白分明即喜鹊”的道理

在阜成门内一个小小的桂林米粉店,吃完一份牛腩米线,一个荷包蛋,就开始了下午的行程——绕城三周。


从隔壁旅游大巴上的招贴中,多少能会提到假日出游的轻松来

二环路上的44路,乘客跟预想中的差不多,多的时候不超过十个。我找了个右侧靠窗的位置,为了好拍照。结果,转了一周,没拍到啥。二环上,东西两个商业区,高楼大厦霸气十足,却空无一人。没有拦起来的灰色四合院,难得见人来往。倒是北二环马路边那个乞讨的老妪,却异常的气定神闲,这个世界即将发生的惊天动地的喜事,似乎与她毫无关联。


地铁站边的老妪

如果说,二环是一个即将打烊的商场,那么三环路,则是繁忙的码头。归家过年的行人,似乎从四方八方突然间冒出来,汇聚在某个车站上。马路从来没有过的空闲,疾驰而来的公交车,暂停一下,捡起那些焦急的人们,又迅捷地奔向这个城市的东西南北去了。


还在为这个城市忙碌的清洁工

倏忽间,感觉自己似在故地重游。多么熟悉的城市,一晃,这么久了。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,用这种方式,去靠近它。也许,未来也不太可能再有这样的二回三回。在记忆和现实之间,慢慢打起了盹。从北三环的和平里,一直到东南三环的潘家园,太阳有点西斜了,照在右侧的脸颊上,暖意渐厚,睡意也渐厚,直到到草桥重新换300路,才彻底清醒。


四季青桥边的金色残阳

要说三环与四环的区别,更多的是个人身体的感受。太阳越过四季青桥边瘦干的树枝,留在马路上的,除残余那点点耀眼金色外,没有任何力量了。只有那飞驰而过的卖气球者,车后座上的五彩气球,还能让你分明的感觉出,节日的来临。


卖彩色气球的小贩,忙着归家呢

740路的后车窗有些漏风,想把夹克上的帽子戴上,犹豫再三,没戴。车厢里人,多时也不足十个,大家坐的也不紧凑。售票员懒散的靠在那里,边煲电话粥,边招呼乘客上下车。他大概也注意到我了,那么老远,从西北四环上的,坐到东南四环,一直不挪窝,不似别的乘客。好在,他没心思搭理任何人,依旧在那里闲着没事煲电话,许是跟他的小女朋友扯闲篇呢,毕竟明天是情人节了嘛。对他来说,尽管可以在车上电话,毕竟还是在工作中;而我,却是一个纯粹的旁观者了。


满载而归的老者

从十八里店北站下车,换上另一趟740路继续前行。这个售票员小伙子就省心多了,除了报站,只有两字,“前门”。因为,车上没几个人,很少下车的。夜幕已经弥漫开来,远远近近的烟火,开始在黝黑的夜空里星星点点出现了。乘客里,似乎也有一些,跟我这般,不着急回家的。这从他们的手上,是否带东西就可以看出来。


所有人,都在赶着回家去呢

年夜饭在哪里吃?如果你恰巧在年三十的晚上,路过丰北桥东北角的郭林家常菜丰台路店,那你的结论一定是,北京市民大概都在馆子吃里吧。事实上,除了那里,我昨天所见得的四环其他地方,没这个感觉。各种豪华商业设施,从商场到车行,都打起了射灯,却都关门闭户。这个城市,到了这一天,似乎整个都在冬藏。


这不是童话世界里来的乘客

当我在瑟瑟的寒风里,坐上回家的977路时,那种寥落的感觉,似乎一下又消失了。那么多的人,挤上977,又挤下车去。难道,他们都是刚打烊的商业营业员么?好像也不全是。当然,肯定是着急回家吃年夜饭的。


这位住丰台的女孩子提醒我,明天是情人节

这一天的下午,我是去看人家如何过年的。一天里,绕着这个城市,从一环起,二环三环四环,走了个遍,这也算是我的一种年夜饭吧。


这个城市里流动着的夜行者

只是,乐水行的一环没有环起来,因为最终没有回到南池子南端的长安街上,而是去了后海边。所以,严格算起来,是二三四环,环了三个圈。这让我忽然联想到,寺庙里的转塔,等于是绕着这个城市,转了三圈。要这么说,我也可以叫它,转城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